人工智能是不是会替代心理咨询? 人工智能资讯报道_AI资讯 第1张


        在电影《超能陆战队》中大白为了救主人公而牺牲后,大家拿出芯片听到“你好,我叫大白,你的私人健康助理”,都不禁感情复杂。大白作为一个机器人,关怀大家的心理健康,不断提供各种服务,像个天使一样地存在。这可能包含着人们对人工智能的情感:既害怕它们过度发展变得难以控制,又逐渐依赖它们日益完善、富有人情味的设计。

        人工智能可能改变我们的心理健康服务模式。

01

“会被替代”的定义

        当探讨类似“A是否会被B替代”这类问题时,不同的人可能对“会被替代”的定义有不同的理解,为避免歧义,我们在文章的最初就结合图示将本文的这个“会被替代”讲透。

        首先,我们认为,类似“A是否会被B替代”这类问题,有一个隐含的前提:即存在一个确定的目的C。所以,上述的问题实际上是“在实现目的C上,A是否会被B替代”。

        其次,“会被替代”的重要前提是“可以替代”,而在“可以替代”的基础上,才可以探讨是否“会被替代”。所以,我们先从“可以替代”入手。

        如图1.1,A和B表示两种不同的方法/手段,而C则表示某个确定的目的。

 人工智能是不是会替代心理咨询? 人工智能资讯报道_AI资讯 第2张


 

       一些人理解的“B可以替代A”的情况可能包括如图1.2所示的两种:即在实现目的C方面,B与A能够做到的事情等同的“替代”(如图1.2左);和在实现目的C方面,A能做到的B都能做到,并且A不能做到的B也能做到的“替代”(如图1.2右)(在矩形内部的面积代表能够多大程度满足C)。

 人工智能是不是会替代心理咨询? 人工智能资讯报道_AI资讯 第3张


        当然,图1.2所包含的两种“替代”都是正确的。让我们来举个接地气的例子,若目的(C)为保护手机屏幕,一种方法(A)为甲品牌的一种高透钢化膜。那么图1.2左的B所指的即为另一种品牌乙的高透钢化膜,这两种高透钢化膜的功能、用处完全等同,那么我们可以这样下结论:乙品牌的高透钢化膜(B)在保护手机屏幕(C)这个目的上可以“替代”甲品牌的高透钢化膜(A),即“在实现目的C上,B可以替代A”。而如果还是拿手机屏幕和钢化膜来举例子,图1.2右所指的情况可能为B是高透加厚钢化膜,比A的普通高透钢化膜保护屏幕的能力更强。

        在理解上述情况的基础上,我们来考虑一下图1.3的情况,在这类情况下,我们是否能够说“在实现目的C上,B可以替代A”呢?

 人工智能是不是会替代心理咨询? 人工智能资讯报道_AI资讯 第4张


        

        我们认为,图1.3所描述的都是“在实现目的C上,B可以替代A”的情况。如前文所阐述的那样,在红色矩形内部的面积代表了这种方法在多大程度上可以满足目的C,而图1.3所描述的情况中,B(蓝色)在C(红色矩形)中的面积均大于或等于A(橘色)。这就表示了,B在实现C方面的能力大于或等于A,即B可以替代A。

        我们可以发现这样的事实,在图1.3所描述的情况下,A与B两种方式能够做到的事情并不相同,可能只有部分重合或者压根不重合,但是在满足C这个目的的能力上,B能够与A并驾齐驱甚至高A一头。

        也就是说,在“可以替代”这一层面上,只要B方法能够在满足目的C的程度上大于或等于A方法,无论A与B的功能上有怎样的关系(完全包含/完全等同/部分相交/完全不相交),我们都可以认为“在实现目的C上,B可以替代A”。

 人工智能是不是会替代心理咨询? 人工智能资讯报道_AI资讯 第5张


        解释完“可以替代”,我们来看一下是否“会被替代”这一层面。“可以替代”是否等同于“会替代”?答案一定是否定的。如果你还没想通,没关系,我们可以再看一个接地气的例子:在补充人体能量这个目的上,面条是否“可以替代”馒头?——答案是肯定的,二者在补充人体能量这个目的上的能力基本等同。但是上述问题的肯定是否意味着“馒头会被面条替代”呢?——当然不了,要不然为什么它们都有几千年的历史,现在还有数以万计的人每天都吃它们呢?

        那么,除了“在实现C方面的能力”外,到底还有什么影响到了“在实现目的C上,A是否会被B替代”这个问题的答案呢?——我们认为有多方面的影响。例如,接着上一个例子来讲,面条要3块才能买到,而同样的量,馒头只要3毛。那么此时,价格就是一个影响因素。又例如,制作面条需要100道工序,而制作馒头只需要3道工序。那么此时,制作复杂程度也成为了一个影响因素。还有很多很多的因素,在此我们必定是列举不完的。

        所以,在是否“会被替代”层面,除了“可以替代”(即有能力替代)外,还另有许多方面的因素会产生影响。

 人工智能是不是会替代心理咨询? 人工智能资讯报道_AI资讯 第6张


        聪明的小伙伴可能读到这里早就发现,在上面我们举了那么多例子,画了那么多的图,所说的B所指代的就是“人工智能”,A所指代的是“心理咨询”,而C则是使用者(来访者)的心理健康/解决心理问题。

        本文所指的心理咨询(counseling)是指人类咨询者运用心理学的方法,通过语言文字等交流媒介,用对话讨论等方式,对心理适应方面出现问题并企求解决问题的人类求询者提供心理援助的过程。来访者就自身存在的心理不适或心理障碍,通过语言文字等交流媒介,向咨询者进行述说、询问与商讨,在其支持和帮助下,通过共同的讨论找出引起心理问题的原因,分析问题的症结,进而寻求摆脱困境解决问题的条件和对策,以便恢复心理平衡、提高对环境的适应能力、增进身心健康。

        而本文即将要论证的观点即为:在能力上,人工智能可以替代心理咨询;在此基础上,人工智能还有诸多优势,随着时代发展,最终会替代心理咨询。

质优价廉的人工智能

02

        随着时代的不断进步,人们生活的压力越来越大,生活中面临的问题也越来越多,心理问题的发生率也在逐年上升,可以说心理健康产业的需求群体数量极大。然而,我们看到的是,在世界上的绝大多数人都没有能享受到完善、健全的心理健康服务,心理产业的发展相比与其他产业的发展十分缓慢。

        而我们认为,这样的现状,与心理咨询的一些特点有着紧密的关系。一个成熟的合格的心理咨询师需要拥有大量的专业知识,普遍需要高学历,除此之外,他们需要经历长时间的专业培训。培养心理咨询师的困难导致了心理咨询师的绝对数量少,心理咨询数资源稀缺,资源分布不均衡,心理咨询师的水平参差不齐等问题。

        1991年国际卫生组织公布,除东欧外的11个发达国家心理咨询师数量为550个/100万人口,除中国外发展中国家心理咨询师数量为191/100万人口,四个东欧国家心理咨询师数量为83个/100万人口,在美国每一千人有一名心理咨询师,而我国1997年统计数据显示每100万人口中只有2.4个心理工作者。

        从整体分布上看。国外的心理咨询机构多集中在高校和国家正规专业培训机构,而发达国家的咨询者遍布全国各地。而我国的1010所大学中,心理系只有20多个,其中心理咨询专业几乎为空白。据中科院心理所2008年8月的统计显示,80年代后已开展的相关培训90%集中在北京、上海、广州、昆明、武汉、长沙这六个城市,且培训机构专业化程度不够,参加培训者多以非心理学专业的本专科生为主。

        从学历上看。在一些心理咨询发达国家,对于心理咨询人员有严格的要求。如美国要求心理咨询师必须具有临床心理学博士,哲学博士或教育学博士的学位,在日本心理咨询人员需要通过严格的考试并获得“临床心理治疗师”资格认定以后才能从事心理咨询与治疗工作。而我国心理咨询师有专科、本科、士、博士等分布不均,甚至还有一部分非心理学人士。在这其中多以本、专科为主。

        而只要人作为一物种的能力方面没有质的飞跃,其成为成熟咨询师的时间成本就不会有巨大的显著性的减少,而当社会越发的进步发达,人工费人力费将不断升高,心理咨询的价格也会更加抬高。

        而在这方面,由人工智能提供的心理健康服务则可以有诸多方式可以保证其心理健康服务水平的均衡,依靠大数据其成长速度十分可观,而其高速迅速性更是巨大的优势。现阶段人工智能是诸多资本投入的方向,各国都在全力发展人工智能事业,其产生的利益也不单惠及心理健康产业,这就保证了越来越多的人才和资金都将会被投入到人工智能的发展中去,形成完整的产业链。相对于心理咨询来说,人工智能拥有质优价廉性价比高的特点,那么在能力持平的情况下,更多的来访者自然会选择性价比更高的一方。更多的选择意味着更多的资金、更多的治疗数据,这些将会推动心理科学的发展,未来的心理学家也可能会依赖于人工智能所获取的数据进行科学研究,其研究结果也会被运用于人工智能心理健康服务的更新中去,形成良性循环。

03

诊断和治疗的准确性与迅速性

        在电影《超能陆战队》中大白为了救主人公而牺牲后,大家拿出芯片听到“你好,我叫大白,你的私人健康助理”,都不禁感慨大白作为一个机器人,关怀大家的心理健康,不断提供各种服务,具有无私奉献的“机器人人格”。然而现实中,人工智能可能更不是一个长得像人的可爱机器,而更可能是不太起眼的东西,但是它能够帮你开车,翻译,整理照片,推荐娱乐方案,基于现在快速发展的势头,我们甚至可以看到机器诊断心理疾病的未来。

        起初计算机学者们以人为师,通过专家编制规则的方法,教机器下棋、认字乃至语音识别。但是人类尚无法穷尽人类认知的奥秘,所以也很难向机器教授知识。于是改换思路,有了设计算法让机器从数据里统计规律并产生判断结果的机器学习方法,并且在诸如人脸识别、手写识别等一些较为简单的问题取得了重大进展,在当时最困难的问题——连续语音识别上,统计方法也是史无前例地造就了实验室中“基本可用”的系统。后来技术进步,Jeffrey Hinton和他的学生Alex一起用GPU算神经网络大幅提高了运算速度。实践领域汇中,很快深度模型疯狂吸收数据的优势就发挥出来了,于是在语音识别、图像识别等领域带来了飞跃式的进展。现在我们看到,机器已经可以非常快速地处理文本信息、翻译文字、识别人脸,甚至看图说话,和人类通话并让人类怀疑。央视爆红的《挑战不可能》一期节目中,心肺智能的专家和人工智能诊断的疾病结果是等同的。通过医疗影像大数据和现有诊疗技术的结合,人工智能已经可以辨识器质性疾病的水平。

 人工智能是不是会替代心理咨询? 人工智能资讯报道_AI资讯 第7张


        心理诊断是应用心理学的理论和技术对来访者的心理、精神、人格做出评估鉴定的过程,做出是否具有精神疾病和具有何种精神疾病的分类。不管是来访者主观感受到的痛苦,还是身边人对来访者怪异表现的不适,以及社会文化对来访者的不认可,没有任何单一因素或因素的确定组合可以确定疾病的存在和分类,必须综合病史、身心机能、生活中的事件以及文化社会等因素诊断。所以诊断心理疾病比诊断可以用物理、生物等方法客观指标要更复杂一些。很多精神病学、临床心理学的学生和从业者也觉得很难掌握,因此诊断方面的专业人员培训成本非常高。

        与人类相比,人工智能有强大的记忆、学习能力。通过编码来访者症状,个人史、家族史信息,它能够快速给予诊断,为干预心理问题争取宝贵时间。心理咨询行业已经开始使用编码软件录入来访者交互过程的情绪反应和交流行为,这些就可以作为机器学习的资料。如果机器能够共情理解人类的语言和行为,或者即使不能在思维上理解,但是能够产出符合文化和交流背景的反应,那么有理由认为机器可以通过学习这些编码资料将病人的病史、来访语言和行为、生活故事、他人的评价以及病人所来自的文化量化,最终转化为机器可以理解的运算方式进行复杂运算,最后做出符合病人特征的诊断。

        同时,能基于来访者的文化社会背景和个人特征设计咨询方案,因此可以达到和人类咨询师相同的作用,甚至更具效率的优势。早期的治疗研发可以集中在一些步骤性程序性较强的疗法,如行为治疗等上面:匹配来访者信息和已有的数据,可以生成有步骤的治疗方案,并依据无处不在的网络,随时跟进来访者的状态,做出及时有效的指导。然后按照这个思路扩展到认知行为疗法,甚至人本主义疗法等非常注重人文关怀的疗法上去。另一方面,基于庞大文化数据库的运算,人工智能咨询师可以调用不同文化的方案,最终适合每个来访者的需求。跨文化的咨询师和来访者之间可能会出现不匹配的情况,导致言不及义治疗效果不佳。如此以来,人工智能就可以做到一个系统的通用性,最终降低治疗成本。可以预见,前期的训练和研发虽然耗资巨大,但是在各方面条件成熟之后,诊断以及治疗每个病人的短期成本将非常低。

        通过以上的分析,我们发现对于大部分心理和精神问题,机器都可以替代人类咨询师,最大限度占据医疗市场份额。通过这个基于全人口信息的系统,甚至可以做到对高危人群的早期筛查和预防。《鶡冠子·魏文王问扁鹊》中记载扁鹊认为他的二位兄长虽然没有他有名,但其实医术更加高明,“长兄於病视神,未有形而除之。中兄治病,其在毫毛,故名不出於闾。若扁鹊者,鑱血脉,投毒药,副肌肤,闲而名出闻於诸侯。”人工智能如果能做到筛查,就是在节约之后的治疗成本,医人于渐。

        当然,诊断体系本身也是不断发展和进步的,在这一点上,人工智能可以通过更全面、迅速、标准化的数据收集服务于科学家诊断体系的修改和完善。甚至可以通过其他数据算法,发现经验难以总结出来的疾病之间的内在关联,服务于医学进步。我们并不是说,有了人工智能之后就完全不需要人类了,而是在更高水平的人机合作中服务健康事业的发展和人类的精神幸福。

 人工智能是不是会替代心理咨询? 人工智能资讯报道_AI资讯 第8张


2016年

4月18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研发的机器人“佳佳”走红网络,“她”不仅有高颜值,还有初步人机对话理解,口型动作匹配,云服务等功能

        帕斯卡尔曾说人是有思想的芦苇。长久以来人们把自己区别于其他动物和机器的主要差异归结为理性和思维。然而在运算、图像识别甚至下围棋这些知觉、思维方面,机器已经显示出了比人更优秀的能力。现在人们在思考,也许产生情感和理解身边人情感以及培养道德情感的能力才是人区别于其他的主要方面。那么人工智能是否有可能,即使是有限度地理解人类的情感,也就是专业术语所说的“共情”,从而服务于心理诊断,以及咨询和治疗中频繁的情感互动呢?

人工智能与人类共情的可能性

04

        在心理咨询中,咨询师的一项重要的能力是对来访者的共情能力。什么是共情能力呢?简单来说,共情,就是设身处地感受别人的情绪的能力,这就意味着,如果你看到一个人不小心用脚踢到了桌子,仅仅知道这个人脚很疼并不意味着共情,而在你自己身上能够切实地感受到这个人的疼痛才是共情能力的体现。对于来访者来说,咨询师的共情能力可能不仅仅是了解你那么简单,它还意味着你感受到被了解,被关怀,并且还关系着来访者和咨询师关系的建立。想象一下,谁愿意向一个冷漠的,无论你说什么都没法真正理解你现在所处境地的咨询师吐露内心最隐秘的想法呢?

        而当我们面对人工智能时,第一个闯入我们脑海中的想法便是人工智能是冷冰冰的机器,这个机器不可能了解我们真正的想法。实际上,和我们的这个想法切实相关的一个观念就是我们普遍认为人工智能不可能产生共情的能力,而实际上,现在人工智能在共情能力方面的进展也是少之又少,而在人们观念中,人工智能和人本质上的差距也在很大程度上体现在共情的能力上。所以,人工智能想要替代心理咨询,就要突破共情能力的这个关卡,可是,人工智能能够达到像人一样的,设身处地地考虑别人的感受吗?

        在科幻片中,我们总能够看到人工智能已经能够和人类进行无障碍交流,并且在交流中能够体现出很强大的共情能力,而这也总是会给人类带来恐慌,毕竟当人工智能和人类已经没有什么差别的时候,人工智能替代人类的可能性就会大大增加。但是从现在人工智能发展的水平来说,要达到科幻片中的水平,还遥遥不可期,并且也存在很大的伦理问题。所以,现阶段共情能力貌似是人工智能迈不过去的坎了,是这样吗?

        行为主义有这样的一种研究思想,人的思维是一个黑匣子,外界环境的刺激输入这个黑匣子,我们只需要关注输出的行为就可以了,没有必要关注黑匣子里面的内容。行为主义的这种思想在现在已经被淘汰了,但是黑匣子思想可以为人工智能共情能力的实现提供一定的参考意义。当咨询师表达自己的共情时,会做出一些适当地表情和动作来对来访者传递这一信息,比如专注聆听和适时回应,而来访者也往往通过这些小细节来感受到咨询师的共情,所以从严格意义上来说,来访者感受到的共情不是咨询师大脑**情的脑活动,而是咨询师传递出来的这些行为信息。因此,在面对来访者时,人工智能完全可以模仿咨询师的表达共情这些外显的行为模式,而完全不用关心“黑匣子”里面的活动具体是怎么样的,而这样同样可以让来访者感受到正在被理解,而这和咨询师的共情能力所达到的效果是相差无几的。

        而当我们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一个人工智能,即使人工智能能够做到和现有咨询师相差无几,有些人还是会担心自己在心理上会产生一种防备心理,认为人工智能就是冷冰冰的,而这样的防备心理会影响到咨询效果。确实,和一般的医疗诊断不同,心理咨询更强调咨询师和来访者的互动,并且在互动中帮助来访者找到自己问题的所在。但是我们换一个角度想,当我们面对一个不合格的咨询师时,他冷漠的态度和人工智能有什么区别呢?我们之所以产生这种想法,就是因为我们有一种先入为主的刻板印象,认为人工智能就一定是冷冰冰的,人就一定是温暖的。而实际上,尽管现有的人工智能还无法达到共情能力,但是我们不能说随着科技的发展,人工智能就一定是冷冰冰的,毕竟从现有的语音智能中我们也能感受到一丝丝人类的感觉在里面。而在很多电影中,图灵测试,即判断和你交谈的是不是一个机器人,一直是判断一个人工智能是否能够仿人思考的一个重要标准,试想,当你面对的人工智能已经能够通过图灵测试,你还能感觉到你面对的是一个冷冰冰的机器吗?人工智能在真正理解人类思维上还有很长的道路要走,但是从现有的趋势来看,人工智能实现共情,或者说表现出共情能力并不是不可能的一件事情,而具备了这个能力也意味着人工智能也不再是冷冰冰的机器,而是能够真正理解你的“人”。

05

新趋势的伦理思考

        人工智能领域的飞速发展依赖于计算机硬件迭代速度的“指数爆炸”假设,所谓“指数爆炸”,是指计算机的计算能力在固定周期内以指数函数的形式提升。从第一台计算机诞生至今,计算机运算能力的发展无疑验证了这一假设。但是,人类的科技发展历程说明任何一种新技术的发明与变革往往存在着放大效应,其在增强人类认识世界的能力的同时,也会带来一系列问题,包括史蒂芬·霍金在内的一部分学者提出了人工智能威胁论,即人工智能继续以指数速度发展下去的话,其自身可能产生了某种情感和认知因素,消极的动机和自带的偏见也将随之而来。

        就心理咨询而言,人工智能既提高了来访者解决心理问题的效率,也提升了来访者对自身心理问题认知的准确性,但是,上述进步需要以人工智能的客观性、公正性为前提,一旦人工智能发展到具备独立认知和情感的程度,如何防止其产生不良动机和固有偏见将成为人工智能发展中面临的巨大挑战。现有的人工智能系统已经暴露出其内部算法的不完善性,2016年首届“AI国际选美比赛”中由于训练阶段的白人面孔和非白人面孔比例严重不均衡,导致最终的获奖者多为白人,说明人工智能可能带来歧视的问题已经凸显,然而,由于算法存在“黑箱问题”,即便是开发人员也很难解释人工智能所作决策的逻辑原理,其输入输出之间不可探知的“黑箱”人类难以操纵。

        目前,已有学者从法律角度构建相关保护制度以应对人工智能可能给人类带来的负面影响。《人工智能伦理与数据保护**》也于2018年10月通过,该**强调的伦理原则受到了广泛响应:透明原则要求人工智能始终揭示决策基础;非歧视原则要求人类从技术层面和价值层面关注算法可能存在的歧视问题;安全原则即为“零号”法则,要求机器人不可以伤害人类;控制原则强调人类在人机关系中的主动地位不可动摇。因此,法律制度的健全完善与人工智能伦理原则的普遍认可和执行或可成为防止人工智能发展偏离人类设想的有效方式。

        此外,传统以咨询师为中心的心理咨询同样存在伦理问题。在来访者隐私保护方面,人工智能心理咨询与之相比,具有一定的优势。传统心理咨询过程中的最大困难往往是来访者出于保护自己隐私的目的而隐瞒自身的实际情况,而事实也表明,心理咨询师对来访者的态度往往受到自身价值观的影响,从而难以做到客观、共情,甚至部分咨询师无法做到最基本的保密,所以来访者在传统心理咨询过程中的阻抗行为并非没有依据。而人工智能能够提供更隐私的平台、以更客观的方式对来访者的心理问题作出反馈,实证研究同样证明了接受人工智能心理咨询的来访者的顾虑与传统心理咨询相比有所降低。这种由人-机对话构成的咨访关系还能有效地避免由人-人对话构成的咨访关系衍生出来的难以避免的伦理争议,诸如“移情和反移情问题”、“双重关系问题”,以及“咨询师的工作界限”等。

        人工智能心理咨询的方式已经渐渐为人们所熟悉、所接受,但是接受程度能否提升,其最终能否良好发展甚至与心理咨询相抗衡则无从知晓。但是,给予人工智能心理咨询发展的时间与空间是回答上述问题的必要条件,就比如股票发行之初人们不敢涉足这场博弈,更不信任将钱投入自己从未见过甚至从未听说过的公司,到如今已是全民炒股的时代,人工智能心理咨询可能与之相同,人们的信任与接收需要足够的时间基础。

| 参考文献 ———————————

陈跃新, 王芙蓉, 高波, 覃剑禄. (2007). 构建基于网络的军人心理咨询专家系统实现军人心理咨询工作网络化、智能化. 科技信息: 学术版, 24, 27-30.

李帅. (2019). 人工智能威胁论: 逻辑考察与哲学辨析. 东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1(1), 15-18.

马兹林. (2017). 我国心理咨询发展的现状及对策. 科学与财富(6).

人工智能或促进心理咨询业发展. (2017).智能机器人, 5, 26-27.

史梦璐. (2018). 当事人对”AI”心理咨询的知觉和体验研究(硕士学位论文). 华中师范大学, 武汉.

王法治. (2018-12-21). 莫让”智能”变”骚扰”. 人民日报海外版, p8.

郑志峰. (2019). 人工智能时代的隐私保护. 法律科学(西北政法大学学报), 2, 5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