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就是让平庸的人... 人工智能资讯报道_AI资讯


 

前几天到医院办一个出院手续。医院给了一个单子,上头一二三四把所有出院所需要准备的东西和如何走流程写得一清二楚。然后到窗口,那队排的……感觉像十几个喜茶开一块儿了。

 

溜溜排了俩小时队,等到我,里头的人说:银行卡带了没?

 

我一愣:没……

 

里头那位二话不说,把我的材料往边上一个框子一扔:去取。取回来去2—8窗口办。

 

那我不是白排队了?

 

那怎么办啊?你东西没带全!一会儿我下班了,去前头办。

 

我赶紧用博尔特的速度去取了卡,大约也就不到10分钟。心存侥幸地又到她的窗口,她却一口咬定,不能办,去前头。

 

我把医院给我的流程单拍在柜台上:你们给的单子里有写要带卡吗?

 

里头的人很硬气:那单子是我给你的吗?谁给你的找谁?

 

一头问号!这也行?

 

于是更怒:你们是不是一个医院?住院部给的单子,你们这不认是不是?

 

里头的人无动于衷:我给你的单子上有没有写带卡?

 

说着,她拿出一张单子,指着上头一个章说:上头写了押金打回原卡,你不看的?

 

我已经失去继续吵架的耐心,只想动手。但我很快冷静下来,转去别的窗口。心里说:我何苦与一个即将失业的人吵架呢?这样,与跟行将就木的人抢饭有和区别?

 

 

之所以会立刻想到这样的人会失业,并不是因为她的态度不好,而是看了《奇葩说》关于人工智能的辩论后一直在想的问题——未来的人们将会如何?

 

这其实是个特别难的问题,极度考验想象力。但我一般会用另一种方法来想——就是什么样的人肯定要完。

 

比如,路过高速时,我看到高速收费员,就会想:不用十年,他们可能都会失业;看到公司那些尸位素餐的会计,就会想:不用十年,他们可能就会失业;看到医院这位,就会想:可能明年就会失业。

 

这还真不是我心怀恶毒去诅咒她什么。因为月初我在老家南昌也办过一次出院。南昌的那家医院的出院手续之简单,就像去盒马生鲜买东西一样,基本就是扫码,然后就结束了。就连比较费时的“出院带药”,你也是到出院带药处扫码,人家药早就打包等着你呢。

 

所以,在南昌的这家医院,办理出院的地方并没有十几个窗口,顶多也就五六个,而且不排队。

 

对于北京那位在出院窗口上班的人来说,未来不是将来,而是已到面前。我能够想象在南昌那家医院曾经也会是十几个窗口天天排队拍得就像喜茶一样,但现在,就剩五六个窗口了。那消失的七八个窗口以及窗口后的人离开时,应该是并不愉快的吧。

 

 

这并不是某一个人将会面对的未来,而是我们每一个人都需要立刻开始思考的问题。前一阵看到过一个报道,会计师行业当中,有超过90%的工作内容可以被人工智能所取代;律师行业有超过70%的工作内容能够被人工智能取代;医生……一个拥有十年从业经验的资深大夫要确诊癌症以及出治疗计划需要几天甚至十几天,并且不保证对。而人工智能只需要不到十分钟,准确率超过人……

 

这是正在发生的事情,只是有的人还不自知罢了,就像在出院窗口后摆臭脸的人。

 

前一阵和朋友聊起孩子的学习问题,他就给孩子报了无数班,但在我看来,那些班中,至少有一半是没有必要的,比如英语班。

 

他很不认同:现在这个世界,你不会外语,和文盲有什么区别?

 

我说:如果我们学习外语只是作为工具来使用的话,就真的没有必要这么小就去上辅导班。现在这个世界是人工智能的世界,有一种东西叫翻译机,它不止能同步翻译英文,还能翻译法文、俄文、日文、韩文、意大利文、西班牙文、葡萄牙文、阿拉伯文、泰文……你没打算让孩子学了英文将来去研究英国文学和英美文化吧?

 

朋友有点懵:没。

 

那就是了。语言,作为一个国家和民族的符号和基因,除非你要深入的去了解那个国家和民族必须学习外,如果只是作为工具的话,已经完全没有必要花大量时间和精力去学习啦。这道理就是在中国研究戏剧的人,只要能读翻译版本的莎士比亚就够了,除非是非常深入和专精的人才需要读原著一个道理。

 

这其实是个非常浅显的道理,就像当年上学时我们还有专门的电脑课,而上课内容就是学习五笔字形。但看看今天,还有多少人用五笔字形?关键是,当初满大街的打字培训班还有么?那么多打字员还在吗?……一个不让孩子看电视,上网,用手机的家长,就是让孩子拼了命的去英语班,上算数班,靠机械的记忆和计算能培养出符合未来需要的人?反正我不信。

 

 

当我们用排除法去看待人工智能的未来时会发现很多很多人可能都将失去现在的工作。但他们的共性又是什么呢?

 

当我第一次听说有通讯社用电脑写快讯的时候,我反而笑了。心想:终于有办法让那些平庸的同行**了。

 

人工智能虽然听上去会让很多人失业,但它能取代的工作全部是传统工作当中最平庸的部分,比如写个快讯,比如记账,比如拿着检查数据确诊病情……

 

前一阵有个朋友说起他因为误诊而去世的母亲心痛不已。那是一个医院的副院长亲自给他母亲做了体检,做肠镜,看了报告,言之凿凿地说:没问题,很健康。

 

但半年后,他母亲去上海就诊,发现肠内有肿瘤。手术后,大夫说,那颗肿瘤至少长了两年……

 

我大学一位老师,某天早上起来呕吐不止,120来接去医院。各种检查做了一溜够,一群医生确诊为肠胃炎,结果治了三天之后才想起来,可能是脑梗引起的呕吐,再做检查后直接进手术室,然后送去ICU,就再也没有出来了……

 

这样的例子每年我都要听到好几个,有时就会想——要是用人工智能的话,他们可能都还能活很久吧?

 

人工智能的意义其实就是这个——把机械的、重复的、繁琐的、平庸的事情做到完美。而不是让平庸的人在这些事情当中去犯错,去耽误别人,去害死别人。

 

想到此处,不禁憧憬起来——让人工智能早日普及吧……让那些平庸的人**吧……早就看他们不顺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