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

赋能选题策划和营销


当下,人工智能正在向各行各业渗透,出版业也不例外。人工智能将对各个行业产生什么影响?


知名时尚杂志《ELLEMEN睿士》发表的文章《人工智能即将颠覆的50大行业》中提到,英国广播公司(BBC)基于剑桥大学研究者迈克尔·奥斯本和卡尔·弗雷的数据体系分析了365种职业未来的“被淘汰概率”。其中,电话推销员、打字员、会计、保险业务员等被人工智能取代的概率都超过了95%。值得出版业关注的是,编辑的职业被人工智能取代的概率仅为8.4%。


那么,人工智能将会给出版业带来哪些改变?北京印刷学院新闻出版学院执行院长、教授陈丹认为,作者的创作、编辑的策划与营销乃至读者的阅读体验均可使用人工智能。


在创作阶段,人工智能有三种功能:一是即听即见。人工智能自动将语音实时转文字,打造以语音为主,键盘、触摸为辅的人机交互时代。二是代替人工。通过机器学习,代替重复性较高的人力劳动,如机器智能审核、智能选题、智能筛选信息。三是机器创作。由人工智能进行文学和绘画等创作,如AI根据特定的创作思路,自动输出文学作品或新闻稿件。


在选题策划、图书营销中,同样可以运用大数据进行智能分析。陈丹说:“出版社可以根据互联网热门事件、热门词汇的传播频度和热度对选题进行智能分析,根据出版社特点为出版单位提供选题策划分析报告。”在进行图书营销时,出版社根据图书阅读平台、图书电商平台、图书论坛的销售数据、阅读数据、评论数据、传播数据等做图书影响力分析,对出版社的下一阶段工作做决策辅助。陈丹举例说,大数据可以分析出图书画像,包括评论、读者印象、地域偏好、渠道销售、推荐指数模型等。


在中国,人工智能已发展上升为国家规划,人工智能相关专业非常火爆。北京印刷学院也开展了人工智能相关研究,设立了两个人工智能实验室,一个是与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合作成立的“智能审校联合实验室”,一个是与中国图书进出口(集团)总公司合作成立的“出版领域人工智能应用联合实验室”。

11.jpg 人工智能、大数据、AR将为出版带来什么改变? 人工智能资讯报道_AI资讯


大数据:

助力出版业“装备升级”


“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发展为出版行业带来了新的发展机遇,出版行业传统的编印发模式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赋能下,将会有质的改变和提升。”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副总裁刘长明抛出了这样的观点。


刘长明认为,未来10年是数字化转型关键时期,数字技术是企业深化转型升级的新动能,其影响的不仅是业务流程效率提升,更是内容生产和业务模式创新。数字技术平台为企业数字化转型提供基本的构建模块,成为数字业务的关键推动要素,移动化、智能化、平台化将是下一步企业业务创新的技术手段。


作为我国出版行业的龙头技术企业,方正电子应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倾力打造智能编纂、智能审校、智能排版等相关产品和解决方案,助力出版行业“装备升级”,提高出版物内容质量水平,提升出版行业工作效率。


据介绍,其中的智能审校系统正在由方正电子与北京印刷学院联合研发,双方为此建立了“智能审校联合实验室”。该系统项目结合北京印刷学院编辑出版、数字出版以及计算机专业师生的专业知识、对出版行业的了解,以及方正电子在人工智能技术上强大的研发能力,市场应用前景良好。


英国爱丁堡大学商学院教授罗伊德在《全球去中心化语境中的大数据》的主题演讲中也提到了大数据对出版业的影响。他认为大数据的应用会对传统出版业带来影响,并且创造了新的商业模式。


关于大数据,罗伊德还提到了它的硬件限制,并以超级计算机系统为例做了相关阐述。同时,他强调了大数据在全球去中心化中的重要性。关于建设大数据去中心化的基础设施,目前广为关注的就是区块链。但是区块链的建设把用户数据集中到一个服务器再分发涉及信息安全问题,在复制交易记录数据时也消耗了更多的成本。由于这些问题的存在,区块链的建设仍然存在很大争议。


那么,要在全球范围建设新的经济、有效的去中心化基础设施,最基础的层面就是多学科交叉。北京印刷学院60年的发展历程很好地运用了这一点,成为多学科交叉的出版传媒类大学,这将更有利于其创新能力的提高。


此外,英国斯特灵大学艺术与***院副院长埃迪在他的演讲中也阐述了大数据对数字出版的影响。他认为,大数据使实时媒体更加优化,为程序性广告带来更多机遇,系列书成功的可能性得以增加,同时可以基于日志分析和机械学习制定个性化内容。他在演讲中强调了在大数据时代数字素养的重要性。他认为,在出版行业中,数字素养有以下几个方面的要求:要从客户的角度看待问题,尽快适应并做出改变,基于数据趋势来决定出版什么样的书或者内容,一定要保持在竞争的前沿,要有前瞻性的思考和计划,要有准确的目标受众,评估出版消耗的有效性,从受众中获取反馈意见。


AR技术

重塑出版业商业模式


当前,增强现实(AR)技术在出版业的应用可谓如火如荼,很多出版社推出了AR图书产品。新加坡国立大学教授、北京印刷学院特聘教授周志颖关注了这项技术,他以《AR技术在数字出版产业的应用》为题作了主题演讲。他认为,AR技术作为人工智能的关键技术,集成了纸质媒体和数字媒体优点,通过互动和身临其境的阅读体验,重塑了数字出版的媒体形式和知识传播模式,这有效地促进了出版业向智能化和个性化的发展。


AR技术可以把纸质书、音频、视频、超链接、4D媒体、社交媒体等所有媒体形态聚合到一个阅读工具和平台上,为出版企业塑造全新的商业模式。在周志颖看来,对读者来说,AR技术可以让他们实时调取更多资源内容,增强理解力、增加趣味性,使得内容更直观、更易于理解,还可以实时跟踪三维场景。对出版业来说,AR技术也有诸多好处,比如可以让纸质图书增值、获取更多的线上收益、盘活存量数字资源、形成AR资源,并且可获取用户大数据、防盗版、保护版权收益、保障图书内容安全等。


周志颖是一个研究者,也是一个实践者,北京印刷学院与周志颖团队共建了“增强现实与虚拟现实融合出版国家重点实验室”,联合开展增强现实与虚拟现实领域的技术研发。周志颖还有一个身份是苏州梦想人软件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总裁。在国内,梦想人科技已经与科学出版社、人民教育电子音像出版社、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山东教育出版社、湖南教育出版社等出版单位展开战略合作,将AR技术应用于《我们爱科学》《黄冈小状元》《小学科学活起来》《暑假生活指导》《美慧树》等图书。


此外,梦想人科技也与培生集团、牛津大学出版社、新加坡世界科技出版公司、马来西亚国家翻译和书籍局等20余家国际出版社开展战略合作。


周志颖在演讲中提到,东南亚一些国家的教育部门已经把AR列为未来5年中小学教材招投标的一个必选项。他认为,当前影响AR在教材上应用的最关键的问题是安全问题。“在中国,我们牵头做了一个AR的相关标准,它要解决安全性的问题。只有解决安全问题,AR在相关领域的深度应用才会逐步放开。”


AR/VR+出版还需迈过哪些坎


从2016年的AR/VR(增强现实/虚拟现实)元年,到2017年资本纷纷介入,技术持续迭代,2018年AR/VR已经走下“神坛”,获得大众的广泛关注。AR/VR有多火?从日前在江西南昌举行的世界VR产业大会展览区每个体验项目前都大排长龙就可看出。


其中,在VR阅读教育综合展上,展出的运用AR/VR技术的图书和相关衍生产品,更是一开馆就吸引了大量家长带着孩子前来体验。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与几位家长随机交流后得知,就AR/VR图书而言,多数家长对新技术持积极态度,孩子更是对这样“身临其境”的体验方式表示欢迎。不过,更多的家长道出了内容不够丰富以及体验不够舒适的弊端。事实上,家长的担忧也正反映出与AR/VR在医疗、游戏、教育等领域较为广泛的应用相比,AR/VR与出版的融合仍处于“初级阶段”。那么,AR/VR与出版融合目前存在哪些问题?今后可以朝哪些方向发展?业界人士围绕“困境”与“破局”的探讨,在由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在大会上承办的新闻出版分论坛中展

5G破解技术难题


在出版业致力于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当下,在出版领域广泛应用新技术、新产品、新业态、新模式已经成为业内共识。在不断进行的探索与实践中,出版人开始认识到AR/VR技术与出版的融合在行业应用和用户体验上存在一系列亟待突破的问题。


第十二届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出版协会理事长柳斌杰从五个方面对这一问题进行阐释。一是数字化程度不够,数字作为出版要素还未能实现共享和自由流通;二是大数据发展不充分,数据规模尚不具备智能化的条件;三是AR/VR出版或智能出版建模成本高,尤其是虚拟空间建模费用居高不下,使得应用于AR/VR的出版产品在市场中数量并不多;四是AR/VR模型数据数量不足,难以形成交互作用和友好环境;五是知识服务模式尚不完善,AR/VR等新业态知识服务市场和盈利模式不明确。


“现在很多VR全景视频由于像素不够、网络卡顿等原因,造成用户有眩晕的感觉。5G就像一条高速公路,它能够解决像素低和网络传输慢的问题。”北京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张洪忠表示,VR发展从用户的早期采纳,到进一步扩散的拐点就是5G技术,迈过5G就能进入新的发展方向。正如我们在2G网络时阅读文本、3G时使用微信等社交媒体、4G时观看短视频一样,5G就是VR体验的时代。


张洪忠的判断与人民教育出版社副社长、人教数字出版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志刚一致。“眩晕感和画面不流畅既是家长的担心,也是社会的普遍反映,这是由于相关技术不够成熟造成的。”王志刚同样认为,随着5G逐步发展,很多问题都会迎刃而解。不过一个不能避免的问题在于成本,目前动辄上万的头戴设备也成为阻碍VR在出版领域大规模使用的原因之一。“从人教社数字教材的角度来看,估计在义务教育阶段的成本就会比较高。”王志刚说道。


“如果觉得设备戴着头晕,或者内容无聊,或者设备本身太贵的话,VR就无法持续发展。”英国Dubit全球潮流部高级副总裁大卫·克里曼从技术、内容、成本三个角度总结说道,VR已经有30多年的历史,但是一直没有得到特别好的发展,原因就在于此。


发挥内容资源优势


论坛上,AR/VR优质内容的重要性被中外演讲者反复提起。这也给出版业提了个醒,内容资源是优势所在,更重要的是如何与技术结合充分发挥价值。


张洪忠认为,目前AR/VR产业的内容滞后于终端的发展。与技术终端可被看见的发展相比,内容的稀缺性亟待满足。


央数文化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熊剑明认为,未来AR/VR产业发展的核心问题是IP内容,包括结合IP内容打造的室内主题乐园。


《纽约时报》高级编辑、虚拟现实项目首席编辑格雷厄姆·罗伯茨说,越来越多的读者可以接受VR阅读的形式,关键在于如何提供他们所需要的内容。


dB Creations创始人布莱克·格劳斯表示,VR市场需求在持续增加,它可以为读者带来*****结合的阅读体验,对图书资源有很好的开发作用。


目前,国内出版行业应用AR技术经历了从专业出版到大众出版的转变。如果说2016年之前,国内在图书中使用AR技术的出版社并不多,且多集中在少儿出版领域,比如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的《孩子的科学》、中信出版社的“科学从书中跑出来”系列丛书等,那么在2016年之后,AR图书虽然仍在少儿出版领域集中,却也出现了人民文学出版社《朗读者》这样适合大众阅读的“现象级”AR图书产品。当AR与图书的融合走向大范围应用时,手握优质资源的出版社如何在新技术中握住实现新发展的“筹码”?


人民文学出版社副总编辑、天天出版社总编辑肖丽媛在会上分享了《朗读者》编辑出版的全过程。她表示,《朗读者》节目所涉及的文学作品是人民文学出版社最宝贵的资源,通过扩充文本,加入名家点评、植入视频等方式,《朗读者》图书摒弃了在内页中插入不太美观的二维码的做法,而是用AR技术将静态的文字与动态的视频完美结合。


在《朗读者》之后,人民文学出版社又把《开学第一课》《经典咏流传》《谢谢你我的家》等电视节目开发成AR图书。为了打通AR图书资源并方便读者使用,人文社专门开发了“人文AR”APP,只需一个入口,就能体验所有的AR图书。


教育出版大有可为


人教数字出版有限公司与红色地标公司合作,在本次大会的VR阅读教育综合展上展示的“京杭大运河上的文化地标VR”项目,吸引了大量观众戴上眼镜体验。据记者了解,这一项目正在探索如何运用到实际教学中。


VR与教学结合有什么好处?在王志刚看来,VR可以优化教学内容,让教学资源更加可视化、形象化,用更吸引人的方式来呈现学习内容,可以打破时空限制,提高教学效率。同时VR能够创设虚拟人物或场景,给学生带来沉浸式体验和自然亲切的氛围,提升学习者的存在感和专注度。作为开拓教学手段的新空间,VR丰富了学生的感知,有助于传统教学模式和学习方式的变革,为重构教学提供了可能。


什么样的教学内容更适合VR?王志刚举例说道,在课堂教学中,可以利用VR资源对一些较为复杂、抽象的知识重点、难点进行讲解,比如宇宙太空、立体空间、人体构成等。在模拟情境和体验课上,可通过虚拟体验来完成一些历史事件的重温和参观活动的组织,比如登月历程、参观博物馆等。在科学实验课上,则可以对一些危险性大、有破坏性的实验以虚拟实验室的方式进行操作。


结合实验数据,大卫·克里曼印证了王志刚的观点。在进行VR内容需求的调查中,孩子们给出的答案包含希望知道吞咽时人体是怎样工作的抽象知识,以及觉得现实中活动太危险,希望在安全的VR环境中体验等。大卫·克里曼由此得出的判断是,儿童VR需求量大,内容一定与教育教学密不可分。


正因为“VR+教学”存在先天优势,使得既与儿童结合又与知识相连的教育出版在与AR/VR结合时具有广阔的前景。论坛上,熊剑明展示了公司把AR技术运用在儿童教育领域的一系列数字产品。他表示,AR让学习更为高效,让学习过程变得更加有趣。AR/VR产业拥有上万亿级的市场,在教育和文创上大有可为。


记者在展场看到,央数公司展示的AR地球仪受到不少小观众的欢迎。据熊剑明介绍,在数字教育产品上,央数公司推出了更适合学龄前儿童使用的“尼奥放大镜”产品。这款轻便的AR握持式圆形屏电脑,结合安全教育读本中的内容,可以实现把学到的知识付诸实践并马上获得反馈的效果。“把课本上现学的知识实时地反馈出来是未来教学的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