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赞那博士早晨起床后,首先查看了自己的健康数据,在前一天晚上的睡梦中,他的人工智能(AI)医疗顾问已经将健康监测数据及其变化记录下来,并提供了药物或饮食建议;走出家门,无人驾驶出租车已经在门外等候,不久后,无人机送来的早餐也落在了车顶;在车上,塔赞那博士边吃早饭边处理公务……

  这是以色列智能和未来学家罗伊·塔赞那想象中20后自己的生活。日前,在广州举行的“人工智能和区块链未来”讲座上,塔赞那博士分享了自己对人工智能未来的畅想。

  谈到人工智能时代,大数据采集深入到个人生活的方方面面,人们担心失去隐私,消费行为甚至其他社会活动被控制,塔赞那博士认为,一般情况下,与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带来的便利相比,个人数据隐私的损失非常小,但利用大数据达成对个人行为的控制,的确是一个新问题,需要法律的制衡。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温俊华

  “新人工智能”才是关注所在

  塔赞那博士认为,当前,人工智能正在从“旧人工智能”升级为“新人工智能”,升级后的“新人工智能”将给未来各行各业带来巨大变革,因而“新人工智能”才是各方关注所在。

  何谓“旧人工智能”?塔赞那博士举例说,汽车生产线上的机器人就是“旧人工智能”,每个机器不停地重复动作,稍微移动一点,就会摧毁汽车——换句话说,“旧人工智能”不会思考。

  “新人工智能”会“思考”,通过大数据收集和训练,人们可以给人工智能注入“思想”。如无人驾驶汽车,假设无人驾驶汽车在正常行驶当中,碰到前面有一个突然闯入的人,与此同时,它后面还跟着其他5辆汽车,这时它需要判断“停不停车”。最后,这辆汽车可能不会停车,因为它判断如果自己突然刹车,后面5辆车会连环相撞,造成更大的人员伤亡。这就是“新人工智能”,它会根据实际情况思考,把损失降到最低。

  广州日报:人工智能最快在哪些领域进入我们的生活?

  罗伊·塔赞那:不久的将来,人工智能应用将遍及知识性服务行业:如医疗保健、保险、法律、艺术,等等。上述领域的专业人士将能利用人工智能工具提高工作效率,提高服务质量。

  广州日报:能描述一下20后你的生活吗?

  罗伊·塔赞那:一觉醒来,我就能清楚地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发生了什么变化——前一天晚上我进入梦乡的时候,我的人工智能(AI)医疗顾问已经通过连接在我身上的传感器监测并上传我的健康数据,并记录了身体的变化,例如是否有病毒或细菌入侵。走出家门,一辆无人驾驶出租车已经在门外等候,将我载往目的地;汽车行驶过程中,我还可以为自己一个比萨做早餐,无人机将直接把比萨放在车顶。当然,我依旧会去逛商场,毕竟在现实世界和人们会面、交谈也是一件有趣的事。但在购买商品和点餐的过程中,我会一直咨询我的AI顾问,它会告诉我什么样的衣服和食物最适合我,还会提醒我给妻子准备生日礼物。

  制定新法律 防治假新闻

  随着大数据采集深入到个人生活的方方面面,有人担心个人会日益失去隐私,最终会如电视剧《黑镜》剧情描述的一样,个人的生活被数据和科技控制。

  对此,塔赞那博士认为,一般情况下,与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带来的便利相比,个人数据隐私的损失非常小,但利用大数据达成对个人行为的控制,的确是一个新问题,需要法律的制衡。

  广州日报:你认为,人工智能的成本非常低,仅需要数据和电力支持,这个成本里包括了人们损失隐私的成本吗?

  罗伊·塔赞那:个人和政府都需要衡量各自的隐私成本。对大多数个人来说,与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带来的便利相比,个人隐私的损失成本几乎可以忽略。

  当然,如果有人通过网络做一些违背道德的事情,如婚外恋,他们或许想要改变隐私设置;再者,如果有些人通过网络从事违法活动,那也不能以隐私理由阻止调查。

  广州日报:你如何看待“剑桥分析”丑闻,个人的生活会被数据和科技控制吗?

  罗伊·塔赞那:大数据可以用来影响人们的选择。“剑桥分析”是在用户不知情的情况下利用数据,属于隐性控制的情况,一些政客正在开始这样做。隐性数据控制无处不在,是人们面临的新危险。

  事实上,如今人们的隐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少。因此,我们必须制定新法律,规范政治广告、防治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