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AlphaGo战胜李世石让全世界重新认识了人工智能,升级版的AlphaGo战胜柯洁则将人工智能概念彻底引爆,而2017年底,AlphaGo全新迭代版本AlphaGoZERO的横空出世,其不依赖人类经验的“强化学习”AI技术令人们哑口无言。

  资本是聪明的。据PitchBook统计,2010年全球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领域获得的风险投资还不足5亿美元,而2017年这一领域的投资额已经超过108亿美元。2017年因此也被称为世界人工智能“元年”。同时,人工智能广阔的应用场景和可能的种种风险,使得人工智能成为一道摆在人类面前的选择题。

  人工智能的应用前景广阔

  虽然人工智能可能带来各种风险,但是人工智能技术有着广阔应用前景,能够极大地促进社会经济发展。近年来,人工智能与电子终端和垂直行业加速融合,已经涌现出了智能家居、智能汽车、可穿戴设备、智能机器人等一批人工智能产品,而且人工智能正在全面重塑家电、机器人、医疗、教育、金融等行业,将带来大量的经济效益。

  因此,我国政府和企业高度重视人工智能发展。2017年7月国务院印发了《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的通知》,提出三步走战略,到2030年我国人工智能核心产业规模达到1万亿元,带动相关产业规模达到10万亿元。同时,腾讯、阿里和百度均设立了人工智能的研究中心,希望占据技术研发的制高点。可见,中国有巨大的传统产业基础。如何让AI这门技术更好地改造更多传统产业,是各个领域的从业者需要思考的问题。

  以医疗行业为例,目前我国医学影像数据的年增长率约为30%,而放射科医师数量的年增长率只有4.1%,放射科医师数量增长远不及影像数据增长,病理科医生与人口比例为1:70000,美国的这一比例为1:2000。在繁重的工作负担下,人工分析只能通过医生经验去进行判断,误诊和漏诊率较高。AI的数据处理和影像识别技术均可应用到医疗诊断上,提高医生诊断准确率和工作效率,大大缓解我国医疗行业人才供应不足的压力。

  此外,据国家统计局最新数据,截至2017年底我国60周岁及以上人口有2.4亿,占总人口的17.3%,其中65周岁及以上人口1.6亿人,占总人口的11.4%。我国社会老龄化程度不断加深,劳动力红利将消失,而人工智能可以作为新的生产要素,弥补劳动力比例的不足。

  人工智能可能引起社会鸿沟扩大

  随着人工智能基础理论的快速迭代,不断挑战人类的极限,许多学者开始担忧人工智能对人类的威胁。目前,人工智能尚处于弱人工智能阶段,对人类带来的威胁主要在于加剧人类社会的鸿沟。

  就业威胁

  人工智能在各行业的普遍使用,极有可能会引起大量现存的工作岗位的消失,尤其是一些简单重复性的工作,相应的员工也会失业。即使会有新的工种产生,这部分员工也可能因为无法胜任而失业。除了人工智能和人类的直接竞争外,人类内部的竞争也会加大,未来很多岗位都需要熟悉人工智能的操作,那些更擅长掌握人工技能技术的人将更容易就业,而剩下的人将可能彻底失业。《未来简史》作者尤瓦尔·赫拉利认为,如果人工智能发展到一定程度,绝大部分人将成为无用的群体。尤其是在强人工智能时代,机器人有了人类的心理能力之后,能够被替代的工作种类将更多。

  社会财富分配

  在就业上的不平等,会导致社会财富收益权的不平等,更多掌握人工智能技术的国家、企业或个人能够获得社会财富更大的分配权,而另一部分人类在社会竞争中处于极为不利地位。这可能使整个人类社会的鸿沟不断加大,国与国之间、企业与企业之间、人与人之间也将面临着快速分化,结果是强者越强,弱者越弱,贫富极端不均衡,人类社会和谐相处的根基将不复存在。

  人工智能对人类的威胁

  在高级阶段,强人工智能将具备和人类类似的完备心理能力,一旦机器人学会了独立思考,其很有可能不会继续屈服于人类的管控,甚至会发起对人类的攻击,最终人类将面临一场灾难。霍金就警示过,新兴科技发展可能对人类生存带来的毁灭性威胁。另外,届时如何区分人与机器人。如何确定机器人的社会地位会带来潜在的社会问题,一旦这些问题不能很好被解决,即使没有战争,局部的冲突也会出现。

  全面规范和引导人工智能发展

  应对人工智能带来的社会问题,可以从以下四个方面进行科学规划和有效保障。

  提供就业预警

  针对人工智能引起失业的问题,可以从政策层面给予解决,一方面,政府应该尽快建立专业预警机制,在人才培养时就应该考虑到人工智能可能的发展,及时动态调整各专业的招生计划,避免人与人工智能过度正面竞争。另一方面,应增强学习能力的培训,提高就业的灵活性,如遇到工人被替代而下岗的情况,政府需要为其提供相关培训,帮助其就业。

  增强社会保障

  人类开发人工智能的目的就是为人类服务,减少人类劳动的时间。所以,在相同的劳动时间下,因为人工智能的存在,人类应该获得更多的产品和服务。人工智能提高社会生产力,增加的社会财富应该在公众之间进行更加均衡的分配。要实现这一目的,政府需要改革现存的福利体系,调整各个产业的税收政策,同时为社会弱势群体提供更多社会保障。该政策的实施可以改善贫困和极端不平等,提高消费和商业活力,减少因为人工智能发展导致的社会不稳定因素。

  向机器人征税

  为了平衡政府提供技能培训和社会保障带来的财政支出,可以考虑对机器人征税。对机器人征税的法理基础在于,虽然机器人从伦理角度不能算是人类,但是从经济学角度,机器人和人类几乎没有区别,在企业生产中机器人作为一个生产要素是可以像人一样进行工作的。随着机器资本的成本逐渐降低,机器资本在生产中对人类劳动力将进行替代,这是自动化或者人工智能影响就业和工资的主要渠道。通过对机器人征税,可以降低自动化的采纳进程,给予劳动者时间去适应其他职业。这部分收入也可以用来补贴劳动者,作为劳动力培训的资金来源。

  构建机器人伦理道德规范

  未来人工智能发展到一定阶段,不断地向人类生产生活逼近,会更多涉及伦理道德问题。比如,机器人要不要遵守人类的法律法规、机器人应不应该享受人类的权利、人类与人工智能如何和谐相处,都是国际社会和各国政府应该应对的事情。因此相关规范人工智能发展的指导意见是十分迫切的事情。在这方面我国走在了世界前列,2018年5月7日《中国机器人伦理标准化白皮书》评审会议召开。此次白皮书具有里程碑意义,因为它首次提出了针对机器人伦理问题的解决办法——中国优化共生设计方案。这一清晰的框架为进一步完善机器人道德伦理规范奠定了基础。只要人工智能的发展在一定约束下进行,风险就是可控的。

  和其他任何科技的发展一样,人工智能也具有两面性,既能给人类带来巨大的财富,也可能带来不可预知的灾难,就像是一面镜子,其实都是人类自身的映射。对于失业和贫富差距增加,人工智能都只是起到了强化作用,解决这些社会问题的办法仍然在人类手中。至于机器人道德伦理问题和可能攻击人类的问题,也是人类目前可以去努力解决和防范的。人类在人工智能危机面前并不是无能为力的,而是大有可为的,正确利用人工智能是人类应该坚定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