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溯宁:从“互联网+”到“万物+”的产业变革进行时 田溯宁:从“互联网+”到“万物+”的产业变革进行时 AI资讯 第1张

1994年,已在美国拿到资源管理专业博士的田溯宁,被互联网的魅力吸引,并与丁健等几位中国留学生共同创办了亚信(AsiaInfo)。

1995年,中国电信计划通过美国Sprint公司开通两条64K专线,一条在北京,另一条在上海,这也是中国最早的公众互联网,当年回国的田溯宁抓住了这次机会,并在运营商与早期互联网建设过程中,赢得了“中国互联网主建筑师”的绰号。

2000年,亚信成为第一家在美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高科技企业。1996年,田溯宁参与创办了中国网络通信有限公司并担任首席执行官,2002年电信行业重组,田溯宁所在的小网通与分拆出来的北方电信组建新的中国网通集团,他担任网通(拟上市部分)首席执行官。2004年11月,网通成功在香港上市。

2006年,离开网通的田溯宁创建了宽带资本,专注于投资电信、互联网、媒体和科技产业,先后投资了世纪互联、途家、分众传媒、百视通、LinkedIn、airbnb等多个热门项目。

一路走来,田溯宁踩着通信、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产业的每一个节点,二十余年风云变幻之后,网络技术与商业环境都发生根本变化,如果用一个词形容的话,田溯宁对雷锋网表示,目前已经到了“万物+”的时代——每个物都有智慧,有计算能力,或者说万物都有了“芯片”。同时,人、数据和设备之间自由沟通,进入产品、流程、服务各环节紧密相连的全球化网络。

田溯宁表示,此轮技术变革时期,有两件事非常重要——

    一个是技术原创,谁发明了技术就跟着谁走,将来能不能在中关村发明“万物+”的某种软件,让全球跟着我们走?

    第二个,创造独特的商业模式,让中国的制造业在整个“万物+”的时候能焕发青春,创造新的价格体系。

    此次,田溯宁提出“互联网+”到“万物+”的时代变革,是因为在他看来,“万物+”所必备的几个关键技术都相对成熟 。

    首先是新一代网络技术的发展,如全球范围内低功率广域网(LPWAN)、工业以太网、短距离通信等相关技术的快速发展,尤其是2016年NB-IoT(窄带蜂窝物联网)标准的确立和商用化,具有低成本、低功耗、广覆盖等特点,联接障碍持续降低,为“万物+”兴起提供了重要基础条件。

    其次是新一代物理及新材料技术的发展,使得万物智能化成为可能。如今尘埃大小的传感器能够检测并传送温度、压力和移动信息,盐粒大小的计算机就包含了太阳能电池、薄膜蓄电池、存储器、压力传感器、无线射频和天线。

    同时万物智能化的成本也在大幅度降低。相比10年前传感器价格下降了54%,联网处理器价格下降98%,带宽价格下降97%,成本降低为大规模部署提供了商业化的可行性。

    还有计算能力的提升。云和大数据最近几年的大力发展,以及人工智能技术的出现,使得对数据的提取、存储、处理、利用等能力大为提高。

    田溯宁:从“互联网+”到“万物+”的产业变革进行时 田溯宁:从“互联网+”到“万物+”的产业变革进行时 AI资讯 第2张

    包括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在内的媒体,对所谓“万物+”时代进行了更详尽的采访,雷锋网做出不更改愿意的内容整理:

    万物+时代,物联网在产业界要如何具体落地呢?

    田溯宁:以摩拜单车为例,它的芯片基本上用的都是GPS的,而GPS是一个广阔性网络,很难进行数据运营管理。同时,NB-IoT网络还没发展健全,所以今天很多商业模式没有成型,归根到底还是跟网络有关。

    过去通用的GPS网络,或者3G、4G的芯片,成本比较高,耗能问题解决不了,安全也有很多问题。今天主要强调的,是窄带物联网标准的技术全球化的认可,中国在大规模的建设网络。

    为什么NB-IoT比较关键呢?

    从根本上来讲,NB-IoT变成标准,对整个技术环境影响非常大,将使产业互联网成为可能。这一轮NB-IoT部署,到今年年底,中国会成为全球最大的NB-IoT网络,全球来看,走NB-IoT网络的如沃达丰等运营商。当每个手机联网之后,下一步就是万物互联,变成从互联网+到“万物+”,一个非常重要的网络平台便可开始了。

    因此,我们着重关注一下两点——一是如何具体抓住NB-IoT这个产业点,第二就是抓住之后,具体模组怎么做。

    技术变革的产业链、生态链目前非常不成熟。像NB-IoT的模组到底怎么做,这里的技术怎么样。现在很多创业都在往这个方向思考。另外一方面你怎么和运营商配合起来。

    还是以摩拜单车为例,它下一步要用NB-IoT这个网络进行管理,摩拜单车所有的数据,可以实时收回来,且非常便宜,几年不需要换电池,自己就可以组成一个网络。这里没有网络是不行的,并且一定要跟运营商适配才可以。

    提问:目前,人工智能的声音很多,但是物联网的声音反而比较弱,大家没有形成合力。怎样统筹物联网杂音,变成拧成一股绳?

    田溯宁:此前,谁能想到这三年滴滴打车、摩拜单车突然火爆起来呢?技术变革的推动力量是很重要的。我认为也许物联网是神经系统,而人工智能要逐渐形成大脑。下一步,两者不论是形成共振,或是形成一定行业规模,宣传还是很重要的。集中创业资源、资本资源、影响力资源,多进行一些有标志性的事件。因为碎片化时代,竞争越多的地方,人与人之间交流越重要。

    提问:万物+的概念,会对商业变化、技术变革,带来怎样的发展?

    田溯宁:随着这些年技术的挑战,全球都处在焦虑当中。正如科技革命一样,它的结构是爆发性的,我认为目前技术的聚集正在产生裂变效应。只要创新不断在走,摩尔定律还会继续发生作用。

    提问:目前亚马逊和谷歌云计算业务发展比较快,您怎么看待中国的云计算发展?

    田溯宁:中国的云计算很不错,中国和美国一样没有形成垄断。比如目前华为全力以赴进公有云。云计算这个浪潮,从几年前大家谈云计算,到现在变成一个最核心的技术架构的一部分。在这种竞争过程中,云计算的形态、商业模式都会发生很大变化。中国的文化、政治体系,有其特殊架构,很多城市都上公有云、智慧城市,这些都能够促使我们诞生更多具备独特性的公司,以及独特的竞争力。

    同时,云是基础设施,它还没有形成完全的闭环。但是物联网、或者说万物+,是很有可能的。一个生产服装或生产机械的企业,加上一个价格低廉的芯片,以及网络,商业模式就会发生很大的变化。比如海尔,比如三一重工下的创业公司树根网络,大家都在往这个方向去想。只要价格便宜、实现连接,落地场景都会被创造出来。

    提问:从投资角度来说的话,物联网时代的场景,哪些赛道您比较关注?物联网的机会在哪里?

    田溯宁:单从资本角度来讲的话,过去我们看物联网外部的核心环境比较多。过去我们一直认为网络基础设施时代还没有到,但今年、明年应该会好很多。因为当网络基础设施到来之后,从投资回报角度来讲,还是做应用投资比较好。所以今年我们在着重看怎样利用好NB-IoT网络。

    从赛道来看,比较现实的可以看到几个领域:

    一个就是智能抄表,它对这个行业影响很大,燃气表、电力表智能化之后,对能源的消耗是可预测、可管理的。

    另外一个领域就是智能安防,主要是因为NB-IoT的价格越来越便宜。比如每座大楼里面都有消防水池,但水量高低没人知道。若配置一个物联网传感器,整个当地的消防设备都可以清楚了解。

    总之,今年宽带资本比较关注这几个领域:

    一个是新一代B2B软件、企业级软件,像我们投的云智慧。

    第二类是围绕着网络安全,因为安全变成越来越重要的基础设施,数据安全、云安全、网络安全等。

    第三类就是物联网的行业应用。

    怎么看待芯片在物联网时代的地位?

    田溯宇:现在物联网还处在早期,整个IT行业最基础的支撑还是芯片,并且,物联网可应用的场景太多了,所以芯片厂商可能不会像PC、手机芯片厂商一样只有一两家,这种场景出现的好处,是它没有垄断,所以创新就特别多。缺点是,由于没有垄断,形成不了这个行业的规范与规模。而我个人认为,最好还是比较深入得扎进一个行业,通过这个行业深入进整个物联网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