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近日GeekWire对西雅图艾伦人工智能研究所(AI2)CEO Oren Etzioni进行了专访,这次对话的背景是一场日常生活AI的热潮,从无人驾驶车辆到掌握围棋的计算机。微软将未来的赌注放在CEO Satya Nadella称作“以对话为平台”的人工智能策略上,让虚拟代理代表我们工作。

这篇文是《专访艾伦保罗:机器与人性的未来(下)》

机器能思考或感觉吗?

TB:你刚从South by Southwest回来。为什么一个AI的人会现在去South by Southwest?

Etzioni:我们受邀参加机器能否思考的小组讨论。

TB:它们能思考吗?

Etzioni:这是个复杂的问题,但是简单的回答是不能。真的不能。实际上,我们还扩展到了“机器有感觉吗?“同样的,回答是没有。人们夸大了目前机器能做的事情。作为一个相对神秘的话题,能有这么多关于AI的小组和讨论,房间里满满地坐了300人。我很惊讶。

TB:目前这是大众文化的一部分。如果不是,我猜5-10年后这会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

Etzioni:的确这样。类似AlphaGo的比赛加强了这样的印象。我很想提醒人们。我写了篇文章,“AI会加强人类,而不是消灭人类。必须认识到,对AI的生存危机恐惧太过于夸大了。”

对话艾伦人工智能研究所CEO:机器与人性的未来(下) 对话艾伦人工智能研究所CEO:机器与人性的未来(下) AI资讯 第1张


2015年Elon Musk在西雅图。图片来源GeekWire。

JC:说到这,AI批评者之一是Elon Musk,推出了一个很大的非盈利组织OpenAI。你怎么看待Elon、他对AI的观点以及OpenAI和艾伦研究院的区别?

Etzioni:我得说,听见他说非常强势的语言,例如“通过AI,我们在召唤魔鬼“,这几乎是宗教意象了。对于一个在领域里工作了30年的人来说,我觉得有点困惑。我不是在召唤魔鬼。我是在努力用AI把世界变得更加美好。为了帮助科学家。为了帮助我们更加高效地与机器沟通,与机器合作等等等等。

我真的没法评价这些言论。他成立了一个研究院,在AI公司投资,当然啦,他自己的公司特斯拉,在他们的汽车里融入AI,这个事实本身我觉得可以说明他对AI的态度是更加复杂的。

JC:OpenAI的初衷和艾伦研究院的初衷是否不同呢?他们是否是从负面出发,而不是正面出发?你怎么看待两个机构的不同点?

Etzioni:他们的技术重点基本围绕所谓的深度学习或者神经网络,就是模式识别算法。大致是以人脑为启发灵感。我们更关注如何让AI软件展现一些常识来理解自然语言。这有很大的技术区别。两家都是以非盈利性质成立,但最近,他们在到处说“如果我们投资了什么东西,我们会需要留着它。”

他们说是为了人类的安全,我得承认我有些怀疑,因为他们说“如果我们发现了什么有价值的,我们得把它加上专利。”如果你要加上专利,那么你就要把信息放出来。这真的是为了安全吗,还是有其他考虑?

TB:例如商业许可?

Etzioni:对。

TB:艾伦研究院会这么做吗?我发现是非盈利的,对吗?

Etzioni:我们是非盈利的。我们的确有一个孵化器,实际上最近也拆分了一个公司,他们的AI最近拿到了一些资金,对自然语言科技有很大的动力。根本上,我们是一个专注于科研数据和工具的非盈利机构。

JC:Oren,你在这个领域花了很多时间。你看到了很多科技进步。有哪一个社会问题,你会希望通过AI来改变?

Etzioni:我想科技经常是这样,是一把双刃剑。它能解决问题,但也会带来新问题。我想看到解决的问题是一类工作,例如处理福岛核电站的危险工作,或者是煤矿里的工作。总体上说是不健康或危险的。在理性的社会中,有很多工作我们会想让机器人去做。还有非常苦闷的工作。

我会说AI有潜力挽救很多人的生命。不论是矿工,不论是酒驾车祸的人,我想看到AI挽救生命。我和其他一些人有的担忧是AI抢走饭碗。这是一个我们需要思考讨论的真实问题。我们如何对此实行对策。

TB:你对整个问题的长远看法是什么?你认为技术创造出来的新工作能够弥补被机器人抢走的工作吗?

Etzioni:老实说,要做长远的预测很难,没有人真的知道。在工业革命中完全就是这种情况。大约98%的人从事农业,而如今2%或更少的人从事农业,但我们有了其他新工作。与此同时,我们曾经有很多很棒的工厂工作,其中很多已经消失了。同样,部分也是因为自动化。一部分因为外包。这是一个很复杂的局面。

不过,无论你认为遥远的未来会发生什么,在不久的将来将会有很真实的改变。很多饭碗会被抢走,这些人需要安排。人们有在说普遍基本收入、负所得税和培训计划。我们有义务帮助人们应对快速改变的科技。

TB:哪些工作风险最大?除了非常危险的工作以外。有没有哪种工作目前从事人数非常众多,有可能会消失?

Etzioni:我认为相对机械的工作正在消失。甚至,你想一想秘书工作,以前一位秘书会打字、写信。现在,你只要发一个电子邮件就好了。我认为比较机械的白领工作正在消失。我认为20年后,所有Uber类工作将会消失。我认为有非常多。

对话艾伦人工智能研究所CEO:机器与人性的未来(下) 对话艾伦人工智能研究所CEO:机器与人性的未来(下) AI资讯 第2张


亚马逊的Echo Dot。图片来自亚马逊。

AI是葡萄干,把它放在好的用户界面和产品设计里,这就是面包。

TB:就像我们提到的,你也是一个连续创业者。你创立的公司包括Farecast,成为了Bing旅游预测,Bing旅游。基本上是预测航空会去哪儿。还有Decide.com,是一个消费电子产品价格预测器。你在科技行业里的经验不只是大学和研究院。

如今有没有哪家公司你感觉在AI领域处于领先地位?有没有哪家大公司或小公司真正领悟AI,并能成为未来AI浪潮的领袖?

Etzioni:谷歌为AI投资了非常多。伦敦的DeepMind收购被称为世上最贵收购,因为他们支付了四亿美元,购买一家有100个博士但是没有任何产品或营收的公司。我想到了这个。

当然还有微软在AI研发和投资了几十年。我想亚马逊最近……我不想说突然跳了出来,但是开始了非常大的投资。如果你看看亚马逊Echo,有人说这会是个亿万美元的产品或平台,有很多改善其自然语言处理的机会。它进行对话和更多功能的机会。

JC:就它所取得的成功来说,有没有让你惊讶呢?它似乎是从一片无人之地出来,科技新闻发布的时候我想它让很多人惊讶了。

Etzioni:我非常惊讶。我们买了一个,就是为了研究一下,然后我很惊讶它如此有用。AI在葡萄干面包的模式下运作得非常好。AI是葡萄干,而你把它放在很好的用户界面和产品设计里,这就是面包。如果你想一想葡萄干面包,如果没有葡萄干的话就不是葡萄干面包了。那就只是面包,但是如果没有了面包也不行。那就只是葡萄干了。Echo是一个高质量葡萄干面包的很好的例子。它有一些语音识别,有一些自然图像处理,它是一个很好的音箱,我们在厨房里播放音乐。

TB:我应该在下一场节目前吐槽一下。你知道Alexa,Echo背后的人格,是GeekWire广播和Podcast节目中最受欢迎的客人之一。

JC:我们向Alexa提了一系列问题。那是很有趣的一个节目。

TB:非常有趣。它会在下周的节目里回归。大家都要来听哦!

Etzioni:你们一直在说“Alexa”,全美的Alexa都启动了。

TB:这有点像我客厅里的Xbox问题。我不得不说:”不要听了。”因为每次我说“Xbox”它都会启动。好了,继续。

JC:回到就业的话题。这显然是一个很火的政治问题。你提到了一些可能会被严重影响的领域。就说说制造,因为制造是我认为可能第一个想到的。现在有一个总统候选人Donald Trump,正在说要重新创造这些工作机会。这是真的吗,还是我们应该让这些工作消失?你对这个问题的结论是什么?

Etzioni:我的结论是,如今的收入和不平等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我们的确需要确保人们可以进行有意义的活动、维持可持续的生活。当然,当人们有可支配收入的时候,那能推动经济增长。

对于说“我们需要考虑就业”的人,我完全感同身受。现在,问题是如何解决。社会主义可以解决问题吗?那是一种候选办法。排外是解决办法吗?我不这么认为,但我认为问题是实际存在的,我们必须找到有智慧的办法。

人工智能乌托邦

TB:如果要你描绘人工智能的理想世界,会是什么样子?我不是问你未来将会是什么样子,而是你能否创造出来一个乌托邦,AI会代表人类做什么?我们人类还会自己做的是什么?我很好奇,你眼中的世界是什么样子。

Etzioni:这是非常有趣的问题,因为人们一直在讨论的是反乌托邦,而你在问我AI乌托邦。在AI乌托邦人们的收入是有保障的,因为机器在为人类工作。人们在做对自己有意义的事情,例如艺术,或者还能够体现人类创造力的领域,例如科学。人们热衷于这些活动因为有互动。当然还有就是,人与人之间的互动,不是出于赚钱。

JC:那是科技永远的许诺,让人的生活更加方便简单,但我们发现事实上人们反而工作更加辛苦了。一个很好的例子是电子邮件或者智能手机,因为你现在永远都是在线的,所以结果你工作更多了,而不是有一个帮你节省时间的工具。我在想,是不是人性的本质就是如此,要为这些事物工作更多,即便这些科技本身是为了简化生活。

我想你说科技是双刃剑绝对是正确的。事情还有另一面。Todd想问乌托邦,那就是乌托邦。那是现实吗?我不知道。我知道特别是美国社会是会这样选择的。在这个乌托邦里,我们甚至可能会工作更多,但会是因为这些事情对我们有意义,而不是为了交房租。

TB:Oren,就像你说的,你有25个开放职位。你已经招聘了大约50人。你会如何吸引人来加入AI2?为什么你的机构在世界上很重要?

Etzioni:有三个我会快速提到的要点,首先是我们有一项使命,要用AI为大众服务。我们在努力改变世界。第二,我们绝对是在科技和科研的前沿,在这里工作非常非常有趣。第三,我们有一个友好、互助的环境。我们思考很多如何创造一个拥抱每一个人的环境,这对科技领域的女性一直是一个挑战。我们很关心人,而非只是科技。

TB:通常AI2员工每周工作多久?80、100小时?这是一个创业公司吗?

JC:他们应该有机器人帮他们处理问题!

Etzioni:我想我可以这样说,AI2员工在工作的每一个小时都是出于自愿。我们有很大的自由度和灵活度,人们的确工作非常努力,但那是因为他们很投入。

TB:你与保罗·艾伦的交流有多频繁?他在研究院的参与度如何?

Etzioni:我得说我完全被保罗·艾伦打动了。对于一个在这么多领域内有这么多活动的人。我们一直保持联系。他既是灵感来源,也是推动我们前进、有远见的动力之源。他参与度很高,并很有影响。就在那天,我们的科学顾问董事会议,他一整天都参与,并和来自全球的AI专家交流。老实说他是我的英雄。

TB:当然,你在设计最终会取代海鹰队队员的机器人。

Etzioni:没有这种事情,但是我们在设计将会出现在艾伦计算机博物馆的AI。

JC:真的吗?以何种方式?

Etzioni:各种方式,来展示最新、最好的AI技术,作为计算机历史的一部分。

JC:我认为在我们对话的最后,顺理成章该说一些能开启我手机Siri的话。它突然自动开始听我们的对话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手机有点怪怪的。

TB:他是AI告密者。

via GeekWi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