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锋网按:思岚科技是一家专注于从事低成本激光雷达,以及提供机器人定位导航解决方案的公司。到目前为止,思岚科技的产品涵盖了机器人自主行动的方方面面,从最基础的激光雷达传感器到上层定位导航系统,再到更完善的机器人移动平台,都是他们现在从事的方向。

2017 年 7 月 8 日,由 CCF 中国计算机学会主办,雷锋网与香港中文大学(深圳)承办的全球人工智能与机器人峰会 CCF-GAIR 大会进入第二天。在机器人专场会议上,思岚科技 CEO 陈士凯以《自主定位导航技术的现状和未来应用趋势》为题做了主题演讲。演讲结束后,陈接受了雷锋网专访,以下是他与雷锋网对话实录,雷锋网做了不改变原意的修改。

专访陈士凯:机器人已经不需要讲故事了丨CCF-GAIR 2017 专访陈士凯:机器人已经不需要讲故事了丨CCF-GAIR 2017 AI资讯

雷锋网:很多人认为 2015 年是机器人元年,是不是可以理解为那时候很好拿钱?

陈士凯:从拿钱这个角度来看,机器人市场其实没那么火爆,融资机构对机器人还是有很多不理解的地方,不过我们的确在 2015 年完成了一轮融资。

雷锋网:您演讲中提到,思岚科技今年可以完成更复杂的工作,这个和深度学习有关系吗?

陈士凯:我们现在的确融合了一种深度学习的方式,现在我们的解决方案,不仅仅是在线的,它也通过云端支持。云端的好处在于通过服务器集群给出一个更优解。但机器人应用不可能完全通过云端完成,比如机器人在移动中突然被挡住了,机器人采取避让措施如果要通过云端的话,可能会因为网络延迟出问题。

雷锋网:你们 2009 年就开始做这件事了,为什么到 2013 年才成立公司?

陈士凯:2009 年做机器人并不早,行业内进行机器人研究,其实 2000 年就有人开始做了。但那时候对我们来说,成立一家公司很难,大家讨论的方向还是网游、页游、移动互联网。另外,做一个机器人要配备的传感器,别说激光雷达,就算是一个超声波传感器,玩具级别都是 100 多,WiFi 模块卖 300多,还有陀螺仪,行业里那时候很多人都在捣鼓陀螺仪,拿那个调制氯化钠的溶液去做。然后我记得很清楚的就是,2010 年的时候,三自由度的电磁罗盘,霍尼韦尔发布的那款售价是 300 多,一年以后,同样的型号淘宝上就卖到了 100 以内。所以我们那时候做这件事情,还不太成熟。

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你什么时候意识到行业爆发了?

陈士凯:这个点事非常明显,就是2013年。就像研究机构说的那样,家用扫地机器人虽然普及率还没达到人手一台,但可以在淘宝上看到,在2013、2014年,扫地机器人是一个峰值。之前大家对扫地机器人的理解还是那种会出现在科技新闻里的东西。从行业来看,2013年我们成立公司,也正是激光雷达的研发在完成批量化生产的时候,当时很多对应的厂家也会过来寻求合作,比如大疆。

雷锋网:你们是怎么搞定量产的?

陈士凯:量产时让人头痛的,当时生产激光雷达,很多核心部件都是国外的。我们第一次生产是在 2013年年底,那时候采购量虽然不多,但对我们来说也不算小。当时碰到个什么问题呢?就是我们的供应商重新布局它在全球的产能,然后把我们所有的代理商都撤掉了,导致那几个月都不可能拿到货。但当时我们已经答应了客户,要在第二年开春 4、5 月份交货。这时候问题就很大,因为你拿不到货就没办法做后面的验证和量产。这是个不可控因素,我们那时候别无他法,团队里大部分人也没有硬件背景的,只能重新做一套架构。不过研发是需要时间的,事实上,我们重新做的这个架构当时也没派上用场,后来我们还是去海外找其他代理商才解决这个问题,要不然就挂了。

雷锋网:现在需要跟投资人讲故事么?

陈士凯:这肯定是需要我去讲的,公司还需要后面几轮融资去做支撑。最近我们刚完成 B 轮融资,据我所知,在国内机器人行业,我们是为数不多进入到 B 轮的公司。其实对我们这一行来说,不需要有多大的故事,更多是让投资人理解,我们的信念和优势是什么。

雷锋网:在你看来,现在的机器人行业处于什么阶段?

陈士凯:现在对很多人来说,给家里买一台扫地机器人或服务机器人已经是在考虑范围以内的事了,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你可以理解为机器人开始普及了。我们行业内都知道一个数据就是淘宝的销售指数,这个数据是不会造假的,你去看扫地机器人在淘宝上的销售指数,2013 年就是一个明确的拐点,一直到现在都是指数级上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