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吾爱智能导读 ] 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各个国家政府都制定相关发展战略,中国表示,到2030年,中国将成为全球人工智能的领导者。现在,中美两国拉开人工智能大赛的帷幕,谁将会成为世界人工智能超级大国呢? 中美人工智能竞赛,人工智能,微软,小冰,人脸识别,数据 中美争夺成为世界人工智能超级大国 AI资讯 第1张 图片来自网络

1957年10月,苏联发射了地球上第一颗人造卫星Sputnik 1。这颗卫星也就沙滩排球的大小,但是,它却激起了美国的研究和投资狂潮,最终将人类带到了月球上。六十年后,世界可能会出现第二个“Sputnik moment”,但这一次,接到叫醒电话的并非美国,而是中国。这一次的目标也并非探索宇宙空间,而是创造人造智能。

这次的Sputnik是以AlphaGo的形式出现的,是由谷歌旗下的DeepMind开发的人工智能系统。在2016年,AlphaGo在围棋中击败了韩国围棋大师李在石。今年5月,它又打败了中国世界冠军柯杰。两位与中国政府就人工智能政策进行探讨的教授告诉《纽约时报》,这些比赛激发了中国政客对这一技术的投资。而上个月发布的报告也清晰可见中国在人工智能领域的雄心勃勃:中国表示,到2030年,中国将成为全球人工智能的领导者。

“这绝不是好高骛远”,分析公司Gartner研究主管Anthony Mullen告诉The Verge。“现在,人工智能是中美这两匹宝马之间的比赛。”而且,Mullen表示,中国拥有了领先人工智能的所有要素。这些要素包括政府资助,众多的人口,活跃的研究界,以及一个似乎准备好迎接技术变革的社会。所有这一切都会引出一个价值万亿美元的问题:在即将到来的人工智能竞赛中,中国真的能打败美国吗?

数字力量

要建立伟大的人工智能,你需要数据,没有什么可以产生拟人数据。这意味着中国14亿人口(包括约7.3亿互联网用户)可能是其最大的优势。这些公民产生了可供国家科技巨头挖掘利用的有用信息。中国在用户隐私方面也更为宽容。为了建立人工智能,这与欧洲国家及其“以公民为中心的立法”相媲美,Mullen说道。像苹果和谷歌这样的公司正为这个隐私问题设计可行的变通方法,但是,最开始的时候就不要去招惹却更为简单。

在中国,这也意味着,展开人工智能的方式可能是西方国家无法接受的。例如,人脸识别技术已用于各种各样的事情,从识别行走者到分发卫生纸。这些技术实现似乎是微不足道的,但是正如任何研究人员都会告诉你,在野外部署技术来进行测试和开发是不可替代的。Mullen说:“我认为在人工智能开发上,中国不会有与西方国家同一层次的生存危机。”

微软的聊天机器人在中国和美国的经历就有了很好的比较。在中国,微软的可下载应用程序“小冰”拥有超过4000万用户,每晚都有常客与其聊天。它甚至以笔名出版了一本诗集,引发了全国关于人工智能创造力的辩论。相比之下,名为Tay的美国版机器人在Twitter用户把它教成了种族主义者后,几天内就被关闭了。

深圳计算机视觉初创公司码隆科技的首席技术官Matt Scott表示,中国对新技术的态度可以说是“冒险”的。“对于人工智能技术,你必须处于最前沿,”Matt Scott说。“如果您使用的是一年前的技术,那么您已经过时了。我发现,在中国,至少是我所处的中国社区——非常擅长承担这些风险。”

合作文化

在某种程度上,中国人工智能研究社区的产出是容易衡量的。白宫2006年10月的一份报告指出,与美国相比,中国目前发表了更多有关深度学习的期刊文章。而近年来,中国研究人员提交的与人工智能有关的专利申请增加了200%。中国人工智能社区的影响力如此之大,年初,人工智能促进协会重新安排了年会的日期,原定时间是农历新年。

然而,棘手的是如何将这些数字转化为科学成就。新美国安全中心智囊团的研究员Paul Scharre对统计数字持怀疑态度。“你可以算出论文数量,但这可能是最糟糕的指标,因为它没有告诉你任何关于质量的事情,”他说。“目前,真正尖端的研究仍是Google Brain,OpenAI,DeepMind等机构所做出的。”

不过,在中国,类似这样的巨头公司和大学与政府之间有更多的合作,从长远角度来看,这可能是有益的。Scott的码隆科技与清华大学有一个联合研究实验室,百度与中国发改委共同运营着“深度学习国家实验室”,还有类似更为广泛的合作。

其他方面的研究似乎也有影响力,但很难衡量。Scott在10年前开始在微软从事机器学习,他表示,中国有一个特别开放的人工智能社区。他说:“我认为更多的是关注[个人]关系,”他补充说,中国无处不在的消息应用程序微信是一个丰富的资源,聊天群以大学和公司为中心,分享和讨论新的研究。“人工智能社区非常活跃,”他说。“我会说,作为传播信息的媒介,微信是非常有效的。”

政府帮助创建互联网

最令Scharre担忧的是,美国政府目前计划退出基础科学研究。特朗普政府的拟议预算将削减用于研究的资金,从一些可能涉及人工智能研发的机构中抽走资金。“显然,[华盛顿]没有任何战略计划来振兴美国在科技方面的投资,”Scharre告诉The Verge。“对于特朗普政府削减计划,我深感困扰。我认为这些计划会适得其反。”

以前的美国政府充分意识到人工智能的危险和潜力。去年年底,奥巴马白宫发表的两份报告,都指出需要投资人工智能,以及有关监管和劳动力市场等方面的话题。10月份的报告指出,“人工智能有潜力成为经济增长和社会进步的主要驱动力,并指出“公有和私营部门对人工智能基础和应用研发方面的投资已经开始获得重大收益。”

在某种程度上,中国七月有关人工智能的政府文件反映出了这一点,但中国并没有经历威胁到改变这一进程的戏剧性政治动荡。中国的政策文件指出,到2020年,它要达到世界一流水平;到2025年,人工智能应是中国工业的主要驱动力;到2030年,它应该“占据人工智能技术的领先地位”。《经济学人》最近的一份报告指出,这将带来高层面的回报。普华永道咨询公司也预测,到2030年,人工智能相关增长将使全球经济增长16万亿美元,其中一半的增长会落在中国。

人工智能该如何发展?

Scharre最近撰写了关于人工智能威胁国家安全的报道,美国政府正痴心妄想。“很多人想当然地认为美国拥有世界上最好的技术,我认为这是一个危险的假设,”他说,叫醒电话到期了。中国可能已经拥有了转向人工智能所需的“Sputnik moment”,但是美国呢?

其他人质疑这是否必要。Mullen表示,尽管中国成为人工智能领头羊的士气高涨,但由于硅谷的存在,美国仍然略微领先。Scharre同意这一看法,并表示政府资助不是一个大问题,美国科技巨头能够将一点点广告资金转向人工智能。他说:“与从谷歌和Facebook所获得的相比,你从像DARPA这样的地方获得的资金只是沧海一粟。”

这些公司也提出了一个对立的观点,中国的人口总量给了它一个无可比拟的优势。在一个国家拥有庞大的用户数量肯定是好的,但是在全世界拥有相同数量的用户可能会更好。Facebook和谷歌都有超过20亿人挂在他们的主要平台(Facebook和Android)上,其他十几个服务也拥有十亿多用户。有证据表明,这种覆盖面更有用,因为它提供了丰富的数据和多样性。中国的科技公司可能很强大,但他们缺乏国际影响力。

Scharre认为这很重要,因为在衡量人工智能的进度时,实地实施比研究更值得注意。他说,重要的是“国家和组织有效实施人工智能技术的能力。看看在医疗诊断,自驾车,金融业中人工智能的使用。可以说,人工智能技术的应用可能比研发要滞后12个月,只要你仍能掌握技术,并有效地使用它就可以。”

在这个意义上,人工智能比赛不一定是零和。现在,尖端研究是秘密进行的,但是分享却跨越了国界。曾在美国和中国都工作过的Scott表示,国与国之间的共同点比想象的还要多。他说:“人们担心这是某些地下室实验室发生的事情,但事实并非如此。最先进的人工智能技术已经公布,各国正积极开展合作。人工智能不在真空中工作:你需要合作。”

在某种程度上,这与1957年的情况类似。当Sputnik的发射消息第一次爆发时,尽管美苏之间存在地缘政治竞争,但是科学界的互相尊重却一直存在。当时有报导说,美国顶尖的科学家“没有表现出在空间探索上被苏联工程师打败的怨恨,而正如其中一位科学家所说的那样,‘我们都为所取得的成就而感到高兴。’”

六十年代到七十年代初期,美俄在空间竞赛中来回交战,争夺“第一”。但最终,这场竞争的好处——新的科学知识,技术和文化——并不只属于获胜者。这些益处都更平均地分给了所有人。由此来说,一个Sputnik moment不一定引起警报,而建立更好的人工智能的竞赛仍然可以使我们所有人受益。


2017年8月25日,吾爱智能智库正式发布《2017人工智能赋能医疗产业研究报告》,该报告总结八大应用场景,从产品形态、业务模式、公司现状等角度对各场景进行深度解析,进而对我国医疗人工智能公司宏观数据和巨头企业布局进行盘点,最后提出“人工智能+医疗”未来发展机遇与挑战。了解更多报告内容,请点击:《2017人工智能赋能医疗产业研究报告》

广告1.png 中美争夺成为世界人工智能超级大国 AI资讯 第2张

上一篇: 新零售,家居“弯道超车”的历史机遇 下一篇: 海澜之家携手天猫,5000家线下门店升级新零售“智慧门店” 人工智能 行业观察 行业观察

扫一扫分享微信

11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