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柯洁大战AlphaGo的今天,人类再次回想起曾经被IBM深蓝支配的恐惧 在柯洁大战AlphaGo的今天,人类再次回想起曾经被IBM深蓝支配的恐惧 AI资讯

摄影:Stan Honda

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按:AlphaGo和围棋世界第一的柯洁鏖战正欢,此情此景让老一辈科技媒体人再次回忆起了当初被巨人支配的恐惧IBM深蓝计算机与国际象棋大师Kasparov的经典战役。深蓝赢了Kasparov,AlphaGo和柯洁的比赛暂无定局,但目前机器处于领先状态。机器在人类创造的游戏中领先意味着什么呢?亲历当时比赛现场的Backchannel编辑Steven Levy从回忆出发为今天的我们提供一些启示。 本文由雷锋网编译。

20年前的那场比赛在一间类似书房的地方举行,那房间就像是朋友们日常下棋的地方,但当时坐在棋盘边的正是两个专业选手。一个是国际象棋大师,而另一个则是 IBM 的计算机科学家 Murray Campbell,但他的工作仅仅是按照计算机程序的指令移动棋子而已。Murray 坐在那里,仿佛事不关己又有所期待,就像一个不知道公交车何时会停车的乘客。对面的国际象棋大师正是 Garry Kasparov,他此刻凝聚起来的注意力简直可以在热带雨林点燃一场火。他不断注视着棋盘,仿佛正在判断哪个棋子可能会背叛他。他的脚踝微微晃动,细微处也能明显感到他当时的压力。与此同时,他的对手,一个放置在市中心摩天大楼 35 层的超级计算机,不仅完全感受不到压力,甚至连压力是什么都不明白。

当时的我在那个只有八个椅子的房间里呆了至少几分钟。那是 1997 年 2 月,我正在为 Newsweek 报道 Kasparov 和 深蓝(Deep Blue)的这场历史性的比赛(最后的结果是 IBM 的计算机打败了世界冠军)。尽管当时报社编辑认为“我们绝不不应该为一场国际象棋比赛做什么封面报道”,但我还是努力争取进行报道,因为这不仅仅是一场国际象棋比赛,而是人类和人工智能的一次史诗级对决。对于当时报道的标题,我给出的建议是:“大脑的最后一搏“。那一周因为没有名人去世的消息,所以 Kasparov X光般的眼睛和超自信的面容最终出现在了美国大大小小的报刊亭中,无数人们在报刊亭前因这篇报道而驻足。那句”大脑的最后一搏“也被不断引用,Kasparov 本人甚至也在上个月的 TED 演讲中引用了两次。

我对这次的挑战一直很支持,尽管棋类比赛不是计算机可以处理的最复杂的任务,但这是最容易代表人类智力的标志。不论未来模仿人类的计算机能达到怎样的水平,深蓝的这场比赛都是人工智能发展史上不可磨灭的里程碑。

但是这场持续六个回合的比赛至今仍然十分重要的原因并非这么简单。20 年后的今天,我们能明显感到,比赛的结果和 Kasparov 失败的原因同样重要。虽然强大的计算能力和聪明的算法为深蓝创造了有利的获胜机会,但这个国际象棋世界冠军的失败还源于 IBM 从硅谷取得有些狡猾而精心计划的心理攻击战术。在最后一个回合二者分数并列之前,Kasparov 一直“心里有鬼”。他在近期出版的书《Deep Thinking》中写道:“我明白自己没有精力完成一场如此复杂的对决”,所以在比赛初始时,他走出了一步险棋,迅速终结了自己胜利的可能。看来机器已经深入到了人类的内心。

这或许是人类与人工智能关于未来的寓言。

比赛开始前九周,我有一次与 Kasparov 和 IBM 深蓝项目主管 C.J. Tan 吃午餐。他们俩都表示出一种淡淡的友好,但又时不时表露出一些火药味。20 年后的今天,当我再次回顾当时的记录时,一些细节引起了我的注意。他们每个人都对自己非常自信。Tan 较早些时候对记者表示 IBM “不会再进行科学实验了”,但是后来又改变了说法“这次比赛是我们的一次实验,为了验证计算机到底可以达到什么水平,我们正尽一切努力来取得胜利。”而另一方面,Kasparov 被大家预测 IBM 将会胜利而恼怒,“我认为你们谈论我会失败的结果是不合适的,因为我这辈子就没输过。”另一个有趣的事情是,当我们在讨论比赛心理时,Kasparov 说:“我希望这个问题越小越好。”但是今天,心理方面的发展似乎比深蓝在技术方面的成就更大。这也说明,当时 Tan 所说的尽一切努力中包括了与人类对手发起心理战。

心理战的一个关键因素在于,比赛前,Kasparov 因为没有从 IBM 那里得到深蓝的训练资料。Kasparov 觉得这是一个劣势,因为每次与人类选手比赛前,他都会花费大量时间研究对手的历史比赛,从中分析出对手的技术趋势和弱点。这次他最好的策略是研究帮助 IBM 开发算法的国际象棋选手的比赛,但不幸的是,IBM 聘请的最厉害的选手是美国的 Joel Benjamin, 此人还不是世界级选手,对于 Kasparov 来说,这个人甚至不值得他去搜索分析。Kaparov 对我说,“跟研究 Benjamin的比赛相比,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然而他还是私下里怀疑 IBM 在秘密地与更有经验的象棋大师合作。我后来在那次午餐时直接询问了 Tan 这个问题,他回答说:“不,我们只与 Benjamin 进行了合作。”

然而在比赛中,IBM 的队伍中竟然还是出现了国际级大师 Miguel Illescas 和另外两个作为顾问的国际级大师。(Kasparov 在他的书中说他只知道 Illescas 曾与深蓝进行过比赛训练)。Kasparov 没有办法去准备比赛,也因此失去了平衡。

IBM 用的小把戏不止这一个。Kasparov 在他的书中举了一个小例子。通常在比赛中,人类选手有时会利用移动棋子的时机做文章。比如他们心里可能早已有了整体计划,但是如果已经按照他们的计划进行,他们并不会马上走棋,而是拖延一些时间,假装不确定来迷惑对手。IBM 实际上在编程中也加入了这样的程序。在 2009 年棋类杂志的一次采访中,Illescas 说,有时候虽然深蓝立刻知道他的下一步策略,它仍会在采取该策略前等待几分钟。一个棋类机器人如此的拖延一般代表着机器运算遇到论难,甚至死机。在那次比赛中,每当 Kasparov 做出了最佳策略时,深蓝就会假装拖延,试图让 Kasparov 以为机器陷入了困境。Illsecas 说:“当机器变得不可预测时,是对人类对手的一种心理影响。这也是我们的一个主要目标。”

比赛的转折点在第二回合。Kasparov 在一第回合获得了胜利,感觉良好。第二回合的比赛比分接近,难度很大。但是在第 36 步的时候,计算机做出了一个令 Kasparov 震惊的举动。那个棋局中,很明显所有高水平的棋类程序都会吃掉 Kasparov 暴露出的皇后棋,但是深蓝却做出了更加微妙并且最终证明更加有效的一步走棋。这一步直接打碎了 Kasparov 对计算机下棋能力的固有想法。那一瞬间,Kasparov 和在场的很多观察者都觉得,深蓝已经不是一个计算机,而是一个最智慧的人类国际象棋大师。IBM 掩饰了深蓝的能力,使得 Kasparov 低估了深蓝。几天后,Kasparov 描述了当时的感受:“那一刻,深蓝突然像上帝一样。”从那一刻起,Kasparov 已经不知道他究竟在和谁比赛,他陷入了“宿命般的沮丧”,他继续比赛,最终放弃了比赛。

第二回合结束后,Kasparov 不仅因为失败而焦虑,还对计算机做出人类般的走棋感到怀疑。他在书中写道:“这让我开始怀疑一切。” 他开始不断地寻找深蓝的训练记录来解释计算机是如何做到这样的,不断地证明这其中没有人为干预,这几乎让Kasparov 着了魔。事实上,在第五回合时,他表示在 IBM 提交训练记录前,他不会继续比赛,或者至少让一个中立第三方来检查比赛中是没有作弊的。而IBM 只为第三方提供了一点资料,拒绝提供完整文件。

第二回合之后,Kasparov 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虽然他仍努力专注于后面的三个回合,但是除了因为明显感觉到对手的欺诈行为而导致的精神压力外,他的体力也不够了。尽管在进入最终回合时,双方得分相同,但 Kasparov 已经支撑不住了。在第五回合结束后,媒体说到,Illescas 认为 Kasparov 现在应该害怕深蓝了,Kasparov 说:“我并不害怕承认我确实有些害怕!”这已经与他赛前的自信态度截然不同了。

的确,第六回合的局势急转直下。从我们记者所坐的位置看去,Kasparov 从一开始就很倦怠。后来他也承认,他“已经完全没心情再比下去了”。在第六步时,本应是一个开局落子,Kasparov 却走了一步明显的错棋,一瞬间,观众席发出了无法相信的骚动,大家都聚在了一起。这一步几乎说明了他放弃比赛的心理。后面几步,他放弃了理性,最终以一种明显厌恶的心情放弃了比赛。比赛后的媒体会上,Kasparov 表现出了愤怒和沮丧。

大师被征服了。

那次比赛之后,我努力想与 Kasparov 进行一对一访谈。最终我在 Plaza 酒店的一间舞厅中见到了他和他的团队。那里除了几个宴会用的餐椅外空无一物。我们像棋手对弈似的坐在一起,Kasparov 立刻重复了他在媒体会上的要求:IBM同意在更加有利(公平)的条件下重新比赛。

当然,他也抱怨没有看到对方所有的训练资料。“没有任何信息。我对比赛没有兴趣。我更感兴趣的是所有的训练资料。提供这些是他们的义务!”

但即时如此,他也很明白自己为什么失败。“我完全没有从第二回合中恢复过来。它始终萦绕在我的脑海里。他最后总结到:“这是一个个体与世界上最大企业间的斗争。”

IBM 的股价在比赛后大涨,而他们再也没有同意与 Kasparov 进行第二次比赛。

今天,Kasparov 已经不再参加国际象棋的比赛了。他成为了一个政治活动家,准备竞争的对手或许也比 IBM 更加强大——普京。他的新书正是他人生一段篇章的结束语。现在的他,总会谈到棋类比赛在人类与机器合作中的未来应用。在最近的 TED 演讲中,他也不再抱怨那场比赛中的 IBM 和深蓝。

然而在他的书中,他仍然忍不住旧事重提——那些不公布的训练资料,那些小计谋,那些误导,那些深蓝背后的国际大师。他的确说过,他不再相信 IBM 是通过作弊获得了胜利,但是他还是提到了一个细节,在 Illescas 那次提及到深蓝惊人一步走棋的采访中,他隐约暗示到,IBM 在他的私人区域安插了俄语保镖,这可能与那惊人一步有关。尽管这完全无法证明他们作弊,但他还是忍不住提到了这些。

我曾经总是会想到这些质疑,甚至有些妄想症的感觉。只是因为一个原因——不知是不是某种巧合,深蓝那场比赛进行的时期,正是人工智能发展的“冬天”。而现在,人工智能领域果实累累,我们时常听到各种惊人的机器学习研究成果。2017 年的我们或许再也不会那么想了,我们认为人工智能的发展是必然的。

去年 DeepMind 的 AlphaGo 在五轮比赛中打败18届世界冠军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围棋比赛对计算机来说是比国际象棋更加具有挑战性的任务。尽管 AlphaGo 不再需要像 IBM 一样使用一些迷惑对手的小把戏,但人类围棋高手李世石还是用对计算机的尊敬和对人工智能未来发展的敬畏结束了比赛。虽然这场比赛赢得了大家应有的关注,但它再也不会成为像深蓝一样的神话。因为今天人工智能发展的基础已经改变了,拥有足够的时间、资金和机器学习技术,再也没有什么认知问题是机器无法解决的了。

当我报道 Kasparov 和深蓝的比赛时,我看到的是人类和计算机的一场对决,但那实际上是一个关于人类的故事,是一个资本主义联合人工智能来毁灭人类冠军的信心和尊严的故事。这让我相信,我们不应担心像 Skynet(终结者中的人工智能防御系统)那样的人工智能,而应担心那些建立、操纵和使用 AI 的人。

请不要理解错我的意思,我仍然支持那些认为人工智能的发展会为我们带来更优质生活的科学家们。人类使用计算机的力量理解认知的过程终将成为人类历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但是,请允许我留下一句提醒:

Always check the printouts。(别忘了检查打印输出的结果)

via backchannel.com,雷锋网编辑

“12小时零基础入门深度学习班”开课啦!

想要挑战AlphaGo却不懂深度学习?

雷锋网AI慕课学院专门打造了《12小时零基础入门深度学习》,fastai中文社区最活跃的四位贡献者亲授,硅谷教学模式带你实操9个深度学习项目!即使零编程基础,也能在这里找到适合你的学习路径!

课程链接:http://www.leiphone.com/special/mooc/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