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吾爱智能导读 ] 我们已经听到行业已经敲起了战鼓,未来的一年将是厮杀的一年,产业上下游企业都在紧密布局或者加大投放,以抢夺市场份额,与此同时,机器人体系中的各种技术人才将再度稀缺,推高了行业估值。 旗瀚科技,旗瀚,人工智能,机器人,吴乘跃,机器人+百行百业,李开复,优必选,大疆,科沃斯,新松机器人 转型后,旗瀚新标签、让机器人+百行百业,掀起机器人产业加速风 AI资讯

(上图左一为吴乘跃)

是时候应该考虑机器人将成为我们生活中的一份子!

2015年中,一大帮做儿童陪伴机器人的玩家入局,我抛给创始者一个问题:为什么你们要做儿童机器人?不做商用行业机器人呢?问了一圈下来,所有的创始人都默契地告诉我“目前机器人的智力大概仅为人类3岁小孩”。那时候人工智能还不火,AlphaGo还没遇到韩国人李世石,开复老师还没想到原来PPT是可以写我是人工智能

时至今日,一切都发生改变了!

机器人已经走进我们熟悉的应用场景,海关、医疗、教育、商城、展览馆等,士别两年,机器人从服务3岁孩童高级玩具到成人助手,这种改变外界总结是得益于深度学习、算法等技术性进步。然而,机器人应该是软硬一体化的产品,从运动控制到机器人大脑都面临一场新的挑战,国内外竞技者同一竞技场,没有参考系,在硬件产业链基础的深圳往往有人愿意成为首个吃螃蟹的人。

吴乘跃就是其中一个,他所在的旗瀚科技从2013年立案,誓要从一家安防企业转型为机器人平台方案解决商。

没有年轻人愿意做重复、机械、无趣的工作

定位机器人+百行百业的机器人平台解决方案提供商,旗瀚科技将机器人研发制造厂商、不同行业应用方案开发商的技术能力和行业资源进行充分整合,形成“机器人+行业应用(App)+云服务”三位一体的生态。吴乘跃认为“从产品形态上来说,机器人是一个综合学科的产品,包括互联网,人工智能,智能硬件,人脸识别,语音、语义等学科,做机器人不能只做硬件,未来,最成功的模式应该是苹果模式,既有硬件平台又有软件平台。”

据统计,当前市场上商用机器人落地普遍的应用模式大致分为两种。第一种是基于垂直市场需求调研,从开发立项开始就固化,如餐饮机器人;第二种从若干重点商用市场的需求提炼市场共性价值研发,落地阶段再针对具体客户的需求进行闭环定制开发,这两种模式都无法快速推进机器人的普及,因为任何一个企业都不可能成为百行百业的方案专家

除此之外,吴乘跃认为经济的推动力是首因“没有年轻人愿意做重复、机械、无趣的工作”,而每个行业都有这样特征的工作,所以旗瀚科技愿景是机器人+百行百业。尽管旗瀚科技目前软件应用开发人员已接近300人,员工总数超过800人,他仍然认为单个企业的力量有限,因此旗瀚科技打造开发者生态模式

旗瀚给出的两种合作模式:一种是开发者去开发应用,旗瀚科技会给客户提供开发者版本,然后把应用上传到旗瀚指定的应用市场,让客户下载付费给开发者;第二种是类似行业性的,希望软硬件打包,那么旗瀚科技会出定制化的版本,机器人一出厂就是一个行业的机器人,如海关机器人。

吴乘跃认为这种模式经历了3年尝试和验证,原有混乱的机器人硬件标准和SDK阻隔了合作的效率,鉴于此,旗瀚在2016年向全球开发者、各行业应用商及开发商开放了三宝机器人的技术标准,提供SDK开发工具及服务文档。任何具备应用开发能力的个人或机构,都可以在三宝机器人身上直接开发他们的创意和应用软件,实现本行业的人工智能升级与发展,而不用从零开始自己去造一个机器人。让冰冷的机器人硬件赋予“应用内容”的灵魂成为可能。

没有硬件基因,互联网公司的机器人是没有量产的

虽然机器人处于爆发的前夜,但是竞争却是异常激烈,机器人产品领域细分、场景细分都有竞争对手,优必选、云迹科技、ROOBO等初创型公司抢渠道,打广告、铺市场。另一方面,老牌的机器人厂商也跨界打劫,大疆、科沃斯、新松机器人都在窥探这个肥沃的市场,随时入局。更让大家唯恐的是,BAT长期布局生态链条,投资标的也从互联网公司到实业公司,虽然有肥沃的市场,但是群狼抢食,这是机器人产业现状。

然而,吴乘跃认为不足恐惧,“旗瀚是硬件出身的,对我们来讲,做硬件的更关注的是硬件本身的参数,更愿意去做这件苦活,很多都是基础学科,看起来没有那么高大上,要一个螺丝一个螺丝去打造,所以说我们确实有比较强的硬件基因。对互联网来讲,像百度,腾讯,阿里,他们没有硬件基因,互联网公司的机器人是没有量产的。”

互联网公司的优势在AI,这是积累多年的技术。BAT更多关注的是这个算法如何漂亮,旗瀚科技则是磨具要做美观,怎么样更好生产,更可靠,硬件设计走线等。吴乘跃清楚AI那一块拼不过他们,但是硬件他们是做不过旗瀚的,“旗瀚最新款的金刚机器人,关注机器人关节的动作,关注机器人需要负重,关注很多方面的设计,如重心的设计,轮子的设计,直径,扭矩等。关注行走的能力,工作的效率等。关注多个3D摄像头知识产权的SLAM,关注这些能够批量产的东西。这些往往是BAT不愿意做的”

另一方面,旗瀚科技做的是大型行业机器人能规避初创公司入局,吴乘跃表示“定位企业的超级员工的金刚系机器人,光模具就需要投入2000万,这是很大的资本投入,很少有公司负担得起,规避了低投入级别的市场竞争。”

建厂制造机器人无疑是重模式,但是在吴乘跃描下,述旗瀚的未来是一家科技导向、而非制造导向的公司,“我们很清楚,机器人脱离了软件,他就是一块铁,他需要有交互,和人一样,所以我们投入了70%+的研发精力在上面。我们是属于智造,把自己打造成轻智造而不是重制造。3年内,肯定还是硬件制造企业,从长久来看,更希望是从大数据、旗瀚云成为未来的智囊点。”

但现阶段的旗瀚科技,更着眼于打造标杆性案例,在商超方面,旗瀚科技联手华阳信通,推出面向商超场景的机器人,吴乘跃看来,这种模式的成功能够复制到银行、海关、法院等场景,在甄选合作伙伴的过程中,每个行业会锁定一到两个比较有规模的合作伙伴,先做成功案例,这里面的选择是双向的。

8月以来,机器人产业上下游的融资和并购消息不断,我们已经听到行业已经敲起了战鼓,未来的一年将是厮杀的一年,产业上下游企业都在紧密布局或者加大投放,以抢夺市场份额,与此同时,机器人体系中的各种技术人才将再度稀缺,推高了行业估值。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吾爱智能网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北京吾爱智能网盟科技有限公司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吾爱智能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上一篇: 新华社:比特币的狂欢与悖论,暴涨后的三大风险需警惕! 下一篇: 窥探物流未来的趋势,DHL趋势报告有解析 机器人 企业案例 企业案例

打赏支持

5510205080100其它金额 任意赏:

扫一扫分享微信

41

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