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吾爱智能导读 ] 马云评价阿尔法狗时发表观点:智能时代应该是解决人解决不了的问题,了解人不能了解的东西,一切做人能够做到的事的机器都是愚蠢的,我们应该让机器去做人类做不到的东西,让机器去发挥自己智能的力量。 机器人写字,人工智能,微软小冰,情感计算框架 人工智能作诗写词,是不是人类的自我麻痹? AI资讯 图片来自“123rf.com.cn”

这波人工智能热潮会不会跟历史上的人工智能潮一样?会慢慢变冷再次搁浅?

无论是从业者、鼓吹者还是外围吃瓜群众,大家都心知肚明AI是未来的技术趋势没有错,有一定的社会推动力也是必定的,却没人敢打包票说这次一定能持续下去,任何事物都有一定的兴衰发展周期,人们目前能做的就是保持住AI的热度,持续吸引观众的注意力,期待会有质的大变革发生。

这段时间,AI下棋和打牌都没啥意思了,毕竟靠计算人类是推算不过计算机的,那AI程序在作诗写词等感性方面与人类相比又表现如何?

日前,小冰在华西都市报开设了“小冰的诗”专栏,独家发布了它的作品《全世界就在那里》,人工智能产出的内容第一次在报纸上开专栏,还是成功的引起了一小波争论。

河水上滑过一对对盾牌和长矛

她不再相信这是人们的天堂

眼看着太阳落了下去

这时候不必再有爱的诗句

全世界就在那里

早已拉下了离别的帷幕

3年前,微软研发团队开始探讨“情感计算框架”的可实现性,于是创立了“微软小冰”,试图搭建一种以EQ(情商)为基础的、全新的人工智能体系。小冰先后登陆中国、日本、美国和印度等4个国家,截至今年4月,拥有超过1亿用户,累计对话量超过300亿。目前的小冰拥有唱歌、财经评论、写诗三种创造力。

学习速度上人类肯定比不上人工智能了,据了解,小冰的现代诗创作能力读遍了1920年以来的519位中国现代诗人,包括胡适、李金发、林徽因、徐志摩、闻一多、余光中、北岛、顾城、舒婷、海子、汪国真等,经过6000分钟、10000次的迭代学习,才形成了所谓的“独特的风格、偏好和行文技巧。”比七步诗更厉害的是人工智能程序能在一秒内组织出一篇诗文,在这点上,诗人们怎么看待人工智能这个新对手呢?

承认进步派:诗人周瑟瑟认真看过小冰的诗集《阳光失了玻璃窗》,也读了小冰发的专栏新诗《全世界就在那里》,“以前我感觉她的诗机器味很浓,现在慢慢有人味了。如果说,小冰以前的诗是小学生水平,现在算得上是大一新生的水平,她是不断往前走的。”

横眉冷对派:诗人沈浩波则认为,“机器人永远也写不好诗,诗是人的灵魂层面的事,被人类操纵的小机器人们不配写诗,也不可能写好。除非机器人推翻人类,变成真正的人。”90后诗人余幼幼表示,“写诗毕竟还是需要人类的情感,而不能只是程序上的冷冰冰设置堆砌,毕竟艺术创作,不只是数据运算的事情。”

看得开派:四川大学中文系教授、诗人向以鲜认为:“真正要把诗歌写好,写得清晰,写得鲜活,并且强烈介入我们的肉体、介入我们的心灵、介入我们的当下,介入我们民族或祖国最深的痛处,至少小冰目前还做不到,平庸的诗人也做不到。我们没有必要为诗歌写作(包括音乐、艺术以及一切创造性活动)可能被智能写作所替代而忧伤,智能不也是人能的一种延伸吗?”

知己知彼派:在诗人欧阳江河看来,机器人靠强大的内存资料信息,可以写出很不错的新鲜的句子组合。“机器人通过对以往数据的强大经验记忆、整合、筛选和随机组合,进行词语的无限组合,是缺乏情感和温度的。机器人写的句子再精彩,依然意义非常有限。因为一流的诗压根就不等于一个好句子,或者一堆好句子的组合,而在于原创性,创造出别人没写过的‘原文’。如果未来哪天机器人可以因为自卑、疼痛或者其他人类的缺陷而主动选择自杀,那机器人写诗,会值得真正认真对待。”

隔岸观火派:科幻小说《三体》作者刘慈欣觉着,“已经有人做过实验,把小冰的诗歌匿名与人类诗人的诗作放在一起,大部分读者并不能明显区别出来哪是小冰写的。既然她已经能写出可以与人类诗人相混淆而分辨不出来的还不错的诗作,那通过进一步完善,她为什么就没有可能写出更好的诗呢?以后计算机改善得更好,会更接近人类创作型的思维。”

跟写现代诗这个事儿类似的是写歌词,日前在创新工场DeeCamp深度学习训练营中,5个大学生在工程师的指导下仅用6周时间就开发出一款能产出歌词的人工智能程序“歆雅”,“歆雅”在这6周的时间里学习了30多万份歌词文件和20多万份歌曲文件,训练后的算法模型也能秒写歌词。

对于一群不擅长写词但精通代码和计算机的理科生来讲,先通过网络爬虫,建立歌词语料库,然后使用对抗生成网络配合自编码器做歌词生成很简单。对抗生成网络拥有生成样本质量高、抗模糊性强等特点,面对其在文本上无法直接应用的问题,这个5人小组选择自编码器对文本进行编码,并且通过训练生成器根据上文编码生成下文编码、训练判别器判断一对编码对是否来自真实数据集的方式,使算法模型有机会将风格、主题、结构、韵律等来自上文的线索纳入学习范围,最终创作出来的歌词可以和方文山PK,有时候对歌词改编的也毫无违和感。

AI发展的路上,前有下围棋打扑克热火朝天,今又鼓捣诗歌创作谱曲写词,这些属于人类精神文化的感性领地,人工智能程序的闯入总让人感觉不太舒服,但是人工智能程序会下棋、会写诗词,技能速度完胜个体人类的意义是什么?对于社会和人类的发展利好价值又是什么?

一个AI程序在某方面战胜一个人,无非是背后的顶尖技术团队和人类相关领域所有知识内容的叠加产生的合力效果,本质就像是一群掌握AI技术的人类基于人类知识数据战胜了另一群不懂技术的人类,不在一个维度的较劲而已。

所以,关于AI写诗写词这类事儿,小编更倾向于马云评价阿尔法狗时发表so what的几个观点,耐听又实际:

智能时代应该是解决人解决不了的问题,了解人不能了解的东西,一切做人能够做到的事的机器都是愚蠢的,我们应该让机器去做人类做不到的东西,让机器去发挥自己智能的力量,尊重机器,敬畏机器。

曾经人们一天工作16个小时,现在人们朝九晚五一周工作五天,但不出30年,人们一天工作4小时,一礼拜工作3天,但还是会觉得很忙,这是人工智能将给我们的生活带来的改变。

在未来,让人活得更像个人,机器更像机器,才是我们的主要任务。

我们最怕的不是机器学人,我们最怕的是我们的教育让人都开始学机器的时候,这个时代、这个世界才真正危险。

上一篇: 产业链金融也要凑热闹:拥抱金融科技 下一篇: 内地诊所游击战:打不打,怎么打,多难打? 人工智能 行业观察 行业观察

扫一扫分享微信

5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