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高通全球副总裁沈劲:“低谷中的前沿科技”该怎么投? 专访高通全球副总裁沈劲:“低谷中的前沿科技”该怎么投? AI资讯 第1张

雷锋网按:上个月(4 月),高通全球副总裁、高通创投董事总经理沈劲发表文章《低谷中的前沿科技》,引发了业内的诸多关注。

在这篇文章中,他用期望值曲线来描述近期热门的一些科技领域所处的状态。当下大热的人工智能正处于热度的顶点;AR/VR 经历去年的高峰后处于降温时期;无人机/机器人则已跌到谷底;万物互联(IoT)正从谷底缓慢爬升。

专访高通全球副总裁沈劲:“低谷中的前沿科技”该怎么投? 专访高通全球副总裁沈劲:“低谷中的前沿科技”该怎么投? AI资讯 第2张

“前沿科技”的期望值曲线

几乎每一类新兴科技的发展都会经历这样一个过程,但在这场马拉松长跑中,有些公司坚持下来并取得胜利,另一些公司则慢慢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作为高通创投董事总经理,沈劲无疑需要投资前沿科技领域,但要在前沿科技过山车式的发展过程中不翻船,需要高超的技巧和深厚的专业知识。而且,高通的创投和一般的 VC 有所不同,其并非追求纯财务上的回报。

那么,在写《低谷中的前沿科技》这篇文章背后,沈劲有着怎样的思考,高通又如何决定前沿科技领域的投资的呢?针对这些问题,在 GMIC 2017(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北京站,由 DayDayUp 承办的 AI+ 国际创新峰会上,雷锋网对沈劲进行了专访。

以下为专访内容,雷锋网进行了不改变愿意的整理。

《低谷中的前沿科技》:仅代表个人观点

雷锋网:您当初为什么要写《低谷中的前沿科技》这么一篇文章?

沈劲:首先,我想说这是我个人的行为,仅代表个人观点。

这篇文章主要论述了科技发展的不同阶段,以及告诉创业者,技术发展处于某个阶段是难免的,因为由Gartner提出的这个曲线本来就存在,几乎所有技术的成长都可以与这个曲线的某一个阶段相对应。

一项技术刚刚开始在概念阶段大家宣传得比较兴奋一点,然后慢慢地爬到了 hype(炒作)的高点。但在真正商用的时候它跟我们的期望值又有差距,所以又慢慢掉到期望值的低谷。这里不是说它的技术是真正没有发展前途的那种低谷,而指的是期望值的低谷。然后这项技术才能开始比较理性的发展。

我认为,智能硬件或者说 IoT(物联网)的低谷实际上可能在两三年前就已经发生了,现在倒是有一些公司在经历理性发展后呈现出比较好的业绩,所以已经算是走出低谷了。无人机、机器人可能目前是比较低的低谷,AR/VR现在跟去年或前年下半年相比也冷了不少。人工智能我认为目前还是一个比较火热的话题,大家还是在非常兴奋地创业、创新、融资、投资。所以大致上我觉得这些不同技术正处于这样一条曲线中不同的位置。

雷锋网:按照您说的曲线,人工智能未来会走入低谷,因为它现在处于发展的最高峰。您觉得人工智能大概会在什么时候经历低谷,什么时候会开始再度稳步发展起来?

沈劲:这个我觉得不太好判断。

首先,人工智能包括深度学习在各个领域还有很大的应用空间,应用过程当然不是那么简单,一定会碰到一些实际的挑战。你在任何一个行业要应用人工智能,它只能作为一种技术或者是一种工具,因此它一定要跟整个生产流程是相关的,不可能单独使用人工智能。

比如说我们讲到农业中人工智能的使用,现在就已经真正符合这样条件并能够装满摄像头瞄准农作物的,我自己觉得很多场景还不太适合,至少在中国还不太适合。

要在农业中使用人工智能,有几个条件。

第一,农场需要完成它本身的数据化;

第二,农场种植的经济作物比例较高,因为一般的作物或蔬菜的话可能还不大划算;

第三,人工智能适用于大面积的农场,如果本身只有两亩地,我们用人眼一看就能看到有什么病虫害要发生,但如果有几千亩的话,人就不可能观察得过来,这时人工智能就能派上用场。

所以在使用过程中,人工智能的应用要与原来的生产流程密切相关,这是人工智能深入应用到生活各个环节中所面临的一个挑战。

雷锋网:人工智能很火热,就有许多公司来蹭这个热点。那么,在实际投资中是如何区分那些有发展前景、有价值的公司和那些 2VC 的、可能没有价值和发展前景的公司呢?

沈劲:我们需要从很多方面来衡量和考察他们,不能简单地去用一两点来区分。

做人工智能的肯定是一个科技公司,所以从科技含量、技术积累、创始团队在人工智能领域的经验上,这是有区别的,包括团队成员原来从事的工作和教育背景,这是一个方面。

另外,这家公司希望走什么样的路,是做人工智能的平台还是人工智能在某一特定领域的应用,或是在特定领域里做一个小平台,这也是考虑的因素之一。他们的技术有没有好的应用场景,这也是我们会去考量的一个很重要的方面。

我们每天都见很多创业公司,如何把那些能做出很好 PPT 的公司与那些真正有价值的、值得我们支持和扶持的公司区分出来,这也是我们工作的一个基本功。

高通如何做创投?

雷锋网:高通的投资会和高通具体的业务或产品做结合吗?

沈劲:我们的投资在战略方面的考量有三个角度。

第一是和我们技术和产品有直接互补关系,这就是你说的产品和技术考量。

第二是做为高通在一些创新领域的探针。比如刚才讲到了农业,显然高通在农业领域并没有自己的主营业务,但几年以后,农业是不是有可能成为高通整个产品线中一个重要部分,这也很难讲。所以我们这个小部队可能可以作为一个探针,把一些新兴领域内正在发生的创新和创业动态反馈给公司,这不是一般的分析师报告,而是我们通过投资真正看到的一些发展情况,这个信息是最真实的。新行业探针是第二方面的战略意义。

第三个方面是打造生态链。以前我们发展移动互联网的时候,我们的投资希望能加快从 2G 到 3G、从 3G 到 4G 的生态演进,现在我们已经转入到 5G,因此希望整个业界能越来越多使用数据。这是因为,只要生态链是往前健康发展的,高通作为生态链中的一家主要公司,我们就一定能从中受益。

雷锋网:高通的投资和收购有关系吗?

沈劲:没有直接关系。

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高通在做投资的时候主要是考虑投资回报还是高通的产业布局?

沈劲:两者我们都考虑。很难讲哪个方面会更重要一些,我们希望两方面都具备。我刚才也讲了从三个角度去考虑投资的战略意义,不是说一家公司就必须具备三个方面,在三个方面中具备一个或两个方面也可以。

雷锋网:在 VR 领域,高通有跟中科创达、歌尔声学合作做参考设计方案,也有投资七鑫易维这样的眼球追踪技术公司,但就是没有投过做 VR 头盔的厂商,这是基于什么样的考虑呢?

沈劲:我觉得 VR 作为一个新的运算平台,它的目标是真正实现普及,让大家经常使用,但现在绝对还没有到经常使用 VR 的阶段,绝大多数人都是处于体验阶段,可能戴上过几次,但也就仅此而已。要真正做到普及,还是有很多技术难题要攻克。

所以我们更希望去投资那些能攻克难题的公司,而不是最后的集成厂商,毕竟集成的工作要相对简单一些。前面也提过,我认为现在是期望值的低谷,但这个低谷恰恰能够让团队静下心来,花时间去攻克难题,所以我觉得这个低谷是非常有必要的。

最近我们计划进行一项投资,具体细节目前还不能披露,这家公司的产品和技术就是要提升显示的清晰度。这个很重要,因为大家都知道有所谓的纱窗效应,手机目前已经达到了在正常使用过程中人眼识别的极致,也就是 2K,但如果把手机用做插卡式 VR,放在距离眼睛非常近的地方,那它的清晰度是不够的。差多少呢?目前手机的 PPI 在四五百左右,而对于在我们眼睛前面 VR 设备来说,PPI 需要超过 2000。这是一个技术难题,要如何提升 PPI,这正是技术上需要解决的,所以我们准备投资的这家公司,它就有这个技术能提升清晰度。

第二个方面,为了进一步提高显示的清晰度,我们可能不在传统的玻璃上做,而在硅上面做,我们称之为基于硅基的 OLED 技术。所以我们的投资思路是,VR 还是有一些技术难题需要去攻克,只有攻克了这些难题整体 VR 体验才能提升,那以后才能谈内容和普及使用。如果没有攻克这些技术难题,我们不管有多少好的 VR 内容,大家也还是不会经常使用 VR 设备,因为戴着就让人不舒服。

雷锋网注:了解高通在前沿科技领域投了哪些公司,可前往《低谷中的前沿科技》这篇文章。

2017 年的前沿科技领域预测

雷锋网:高通创投要在 2017 年有什么具体计划?

沈劲:现在因为有一些领域期望值的降低,企业估值也不像一两年前那么高,这让我们在决策的时候更轻松一些,从财务角度也更容易一些。这为我们的积极投资奠定了好的基础。

在第一季度,我们成绩还是不错的,批准了4家投资的公司,这个数字已经比我们去年同期有增加。接下来我们也都在积极地看很多公司,但投资也很难做非常精细的规划,不能说哪一个时间点我们就必须找到什么样的公司来投资。

问(非雷锋网):您认为从投资角度来说 2017 年会是怎样的发展?比如说到了年底,那些比较低谷的产业会不会有复苏,以及 AI 这边会不会有降温?

沈劲:首先讲复苏在 IoT 上我认为会有一些比较好的公司出现,不管是工业 IoT 还是消费类的 IoT 应用,我觉得都会出现一些公司,他们的产品体验比较好,也有创新,就公司来讲也有稳定收入和利润,从这些角度来讲他们会比较好。

对人工智能,我觉得可能会有一些领域的投资变得非常困难,比如说今天你想要投一家做自动驾驶的全新公司,这种决策会变得非常困难。你要考虑到有一些大厂商已经做自动驾驶有一段时间了,然后一些创业公司也做了一段时间。如果是合作的话,几乎每一家车厂也都找到了合作伙伴;如果汽车厂商自己研发,他们也已经聚集一批人才,或者是通过并购买到了很多人才和技术。

所以在这时候,如果突然有一家新公司想做自动驾驶,可能机会就非常有限了。但是,也有一些公司不是做自动驾驶,比如说我们在美国投的那家公司就是通过人工智能技术让行驶变得非常平稳,或者一些公司能够解决当前一些小问题,比如说在夜间驾驶过程中,后视镜中光线太刺眼一直是个问题,我觉得这些应该是能解决的。夜间行驶如果不打开大灯我们看不清楚,如果你打开大灯我也打大灯,这样还是谁都看不清,我想这是可以通过智能技术去解决的。

我觉得创业公司要聚焦得稍微精细一点,不要一上来就提出非常宏大的目标,一定要做全自动的无人驾驶。平台型的公司,我想在特定领域做平台还是有机会的。如果说有一家公司专门做能源产业的 AR 平台,而且它已经做了一些工作并且能展示出他的人才积累,我觉得对这样的公司不管是 VC 还是像我这样的投资人还是挺有兴趣的。

雷锋网:您认为这一波前沿科技的热潮,有没有可能到最后热潮没有真正起来一直低迷下去呢?

沈劲:在前沿科技的几个领域中,人工智能现在看还没有任何负面的信息或者是迹象出现。AR/VR有一些期望值的调整也需要去攻克一些技术难题,但作为一个新的平台,我觉得总体上是成立的,大部分应该具备的要素也已经具备,目前只是处于调整期。然后是机器人和无人机,这应该也是一个调整期。

在机器人领域现在出来了一些博眼球的机器人,而不是真正创造价值的机器人。今天会场上我们能看到很多机器人跑来跑去,我跟他们公司的CEO做了一点交流,他说他们开发的实际上是服务机器人,能在饭店帮你服务,比如说帮你拉行李或者是送餐到你房间。

对于服务机器人,我们可能要关心它的自主导航是如何解决的,搬运行李的技术如何解决。如果它在这方面已经解决部分问题,其实并不需要什么问题都解决,这样的机器人还是有很多使用场景的,可以在饭店或机场帮你拿行李或带路。

还有很多所谓的陪伴机器人,事实上它外面的硬件构建并不是很重要,关键是语音语义识别技术能不能有突破。如果能突破语音语义技术,这样我们跟机器人的对话就能变得比较有意思。目前大部分机器人由于功耗问题还不是始终开启的,不能够经常听着或看着,需要有特定指令才能唤醒,然后你跟他互动完没过几分钟它可能又休眠了,需要重复唤醒,这样的用户体验就做得不是特别好。人机互动也可能不是双向的,人与人讲话都是你来我往,我如果发现你理解有误我可以打断你,而不是等机器人都全部讲完了我们才说你讲错了,我们问的不是这个。

现在还是有很多技术没有突破,有些公司就匆匆忙忙把一个有形的东西推出来。但总体上说,机器人和无人机发展的方向是没有错的,有一些调整也是非常自然。

雷锋网正在启动“新智造成长榜2017”评选活动,我们将对人工智能与机器人行业进行大规模报道、梳理和调研,并联合数十家著名投资机构根据这些创新公司的技术实力、商业能力和成长性进行深度评选,最终从多个领域分别选出一些极具潜力成长性的创新公司。如果你想参与我们的评选,可点击「报名」链接,或通过邮箱xinzhizao@leiphone.com联系我们!

相关文章:

高通全球副总裁沈劲:人工智能已经进入下半场,将迅速变革各个行业 | GMIC 2017

高通沈劲:哪些前沿技术公司能穿越创新周期

雷锋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