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动汽车电池风口之上 必和必拓因何弃镍保铜 AI汽车

ACB News《澳华财经在线》8月30日讯 必和必拓(ASX:BHP)在近日公布的年报中说,将4300万美元投资于其位于西澳的Nickel West镍矿中,使其年产量达到10万吨,以适应镍需求增长这一市场变化。

公司管理层预测,未来随着清洁能源技术如电动汽车的广泛使用,用于制造电池的铜和镍的需求量会持续增长。但值得注意的是,年报中称,在公司的长期规划中,将保留对铜矿的布局,卖掉Nickel West镍矿。

        甩不掉的Nickel West?

数年来,在澳洲的Nickel West部门长期受到本地运营成本高企的困扰,2014年BHP时任总裁Andrew Mackenzie明确表示,该部门已不在他的“四大成长支柱”中,即铁矿石、铜、石油和煤炭。

2014年5月,BHP曾试图出售镍矿业务,当时的计划是,如果找不到合适的买家就可能会关停。当时瑞士大宗商品、矿业巨头嘉能可和中国镍生产商金川国际都是在Nickel West竞购中领先的公司。

最终因为价格问题,出售计划“未能在可接受的基础上达成”。市场对必和必拓出售Nickel West价格的预估差别很大,而其他人认为鉴于镍价前景存疑,这部分业务并没有那么值钱。    

2015年,被媒体称为 “BHP副牌”的South 32,在澳洲、伦敦和约翰内斯堡三地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South 32是必和必拓分拆出来的一块资产。作为新的实体公司,South32拥有更为多样化的金属和采矿投资组合,包括铝、煤炭、镍、锰、银等。但不包括必和必拓最赚钱的两部分资产:铁矿石和石油天然气。

这次资产剥离,并没有触及Nickel West。近两年Nickel West似乎被边缘化,以至于被外界称为BHP的“孤儿资产”。

但令人始料未及的是,过去两年里,曾经在BHP资产中备受冷落的Nickel West无意中站在了等待风口的方向上。

        镍市场成新价值洼地

目前镍的应用主要聚集于不锈钢产业;其在电池行业的应用占比还微不足道。2016年全球镍消费量中,不锈钢占67.3%,电池占3.1%。据预计,至2020年,前者用镍占比将下降至64.2%,电池行业用镍则将增加至7%。

这一预期比例的变化,反映在当下,是镍使用量的上升,以及特斯拉所引领的高镍三元材料NCA(镍钴铝酸锂)的潮流。新能源汽车技术中,电池容量最为关键。镍的主要作用,恰是提高材料的能量密度,从而决定着电池的容量。

根据业界主流观点,新能源汽车电池正极材料,由磷酸铁锂转向三元材料,由低镍三元转向高镍三元以及镍钴铝酸锂(NCA)发展,已是大势所趋。尤其特斯拉作为全球电动汽车标杆,其所力推的NCA具有显著的示范效应,这在很大程度上将带动需求端对镍用量的更高预期。

特斯拉之外,目前中国多家知名电池企业,如比克、比亚迪、宁德时代、国轩高科等,也均已加入高镍三元研发行列,并纷纷制定了目标。

据INSG的数据统计,2016年全球原生镍产量为198万吨,消费量为203.32万吨。就中国而言,2015年镍矿进口量为3516.72万吨,对外依存度超过60%。

        成本之累

ACB News《澳华财经在线》报道,既然镍市场的前景良好,BHP为什么不愿意长久保留Nickel West,一心要将它“送走”?

8月份出现了两件巧合的事。8月初,加拿大矿产商First Quantum Minerals宣布,将于9月初关闭其位于西澳的Ravensthorpe镍矿。而不久后,BHP却宣布了向Nickel West追加投资的消息。

有意思的是,First Quantum的Ravensthorpe镍矿项目原属于BHP。2009年镍价下跌时期,BHP一度将其关闭。2010年BHP以3.4亿元的价格将其卖给了First Quantum。

现在First Quantum如此解释关闭原因:镍市场的供给过剩,当前价格只有2011年初的三分之一。公司关闭该矿的成本为1000万元,而接下来每年的维护费用为500万元。至于何时恢复运营,要看市场状况而定。

First Quantum关闭Ravensthorpe镍矿场反映了现在澳洲镍矿开采的一个重要问题:成本过高。

高级投资分析师Carey Smith说,BHP加大在Nickel West投资的原因,一方面是想要赶上这波电动汽车热潮,另一方面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因为2014年BHP试图卖掉Nickel West时,据估计,单环境清理费高达10亿澳元。

“他们有积了40年的矿渣,并且这些矿渣都需要小心处理和掩埋。”他说。

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何BHP无意于长久保留在镍矿上的投资,而是坚定地要将其在适当的时候卖掉。First Quantum也表示,在Ravensthorpe镍矿后,将继续保留铜矿业务。

BHP对待镍较为谨慎的另一个原因是,并不是所有可以用于制造不锈钢的镍,都可以用来制造电池。比如在热带环境中形成的红土中的镍可以用来制造电池,但硫化镍沉积物中的镍则不能。镍市场中的这两个细分市场未来会出现越来越大的分化,可用于制造电池的镍价格将增长较快。

但从更长远来看,BHP仍抱定了甩掉Nickel West的决心。

        BHP的“铜”算盘

镍概念从未像今天这样火热。上周年报公布后,BHP首席财务官Peter Beaven对媒体谈到BHP的战略布局时表示,“Nickel West未来不会在我们的资产组合中占有很大比重,但是目前它是一块值得持有和提升的业务。我认为最后会把它卖掉,并且会卖个好价钱。”

他提到,虽然BHP并没有生产眼下非常爆发的钴、锂等生产电池用的金属,但公司并没有在这波潮流中踏空,因为BHP认为最大的胜算将是铜。

钴通常是生产铜的副产品,Beaven说BHP对副产品市场并没有太大兴趣,因为这类市场的波动起伏太大。

锂的需求在未来几年也会有迅猛的增长,但BHP认为新增供给会增长得更快,尤其是力拓在Serbia的Jadar项目,储量高达2亿吨。

因此BHP最看好的新能源机会就是铜。铜的生产有内在限制。一般铜矿所产出的矿石品位每年都会递减。另外,由于干旱、工业行为和政治争论等原因,BHP的铜的实际产量可能比预期的要低,一般会低5%以上。

BHP目前是世界上最大的铜生产商,在智利北部拥有Escondida铜矿。力拓则拥有世界第二大铜矿Grasberg。

过去一年里,铜价上涨了46%,达到了三年来的新高,明显受供应吃紧的预期支撑。

BHP Minerals Americas运营总裁Danny Malchuk判断,铜价上涨“令人高兴”,铜市达到供需平衡可能还需要几年时间,预计2018年BHP将有不错的表现。